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手游棋牌 >

            《宛梦录》水淑子全文在线阅读 阿离相子木小说免费精彩章节全文

            时间:2019-08-19 10:56:11编辑:戴淼

            在这里可以看阿离相子木小说阅读,《宛梦录》是由水淑子的历史小说,这里为您提供宛梦录水淑子小说阅读,宛梦录,文风细腻,辞藻华丽 ,强势推荐,《宛梦录》小说主角是阿离相子木,该小说身临其境,独具匠心,不易一字,剧情饱满,...

            宛梦录

            推荐指数:10分

            《宛梦录》在线阅读

            《宛梦录》 第9章 月宣星言 免费试读

            紫色的花海中,正站着一个碧衣男子。虽有些不恰当,但我还是要用窈窕二字来形容他。

            那人肩上搭着一条白狐毛做的围领,以玉环并银链扣锁在玄色的外衫上,而那件玄色外衫和相子木身上的几乎一模一样,都是盘扣高领,玄色底色、银色滚边,领口左下方有一块金属制的造型奇异的银色按扣。所不同的是相子木内里穿着的是红色长衫,而他穿的是碧色长衫。

            见到我们,那人左眼里便立时浮现出笑意——他额前的头发一贯遮住右眼,故而平时只露出左眼来。我记得上一次他使用天瞳时,正是左眼变成了金瞳。

            碧无恨一面伸手将肩上散乱的长发撩拨到身后,一面向我们招了招手。

            我忍着笑瞥了一眼身边的相子木,心想之前是谁说碧无恨一个人绝对不会来这里的?

            “你退后。”相子木露出有些嫌弃的神色,旋即捏了个法诀,绝魂便自他袖中飞出,盘旋于右手边。

            “哎呀~本来只是想找你切磋下,没想到你还带了家眷作观众,你这是准备嘲讽我就算打赢了也只是个单身狗吗?”碧无恨说着便笑盈盈地向相子木走来,不知何时他手里已然握着一只碧玉做的长笛,笛身散发着丝丝碧光,缭绕于他纤细的指尖。

            我怔了一下,旋即有些明白相子木之前所言的真正含义了:碧无恨绝不会一个人出现在这里,而相子木没事也不会来这里看风景。与其说这里是紫竹的地盘,倒不如说这是她送给碧无恨和相子木专门用来切磋的地盘。

            ……这样看来,他们三个人的关系还真是好。

            我退到安全的地方兴致勃勃地准备观望这两人切磋,这一趟能看到碧血双刹之间的争斗倒是不亏,不,简直是血赚。

            碧无恨加油!我在心里默默呐喊,我可是十分、极其、非常想看到相子木战败时不甘的表情!

            忽然,没有任何迹象的,相子木扬手将四刃的绝魂掷了出去,我只能看见一道红光快速地向碧无恨飞去——这两人之间的切磋没有任何客套,从相子木先手的表现看,碧无恨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

            红光贯穿了碧无恨的身体,或者说从他的身体里穿了出去。

            相子木微微一蹙眉,立时伸出右手挡在身前,风痕便瞬间自他衣袖中滑出,稳稳握在了他的手中。

            只听“当”一声,碧无恨不知何时已然闪到了相子木面前,玉笛和风痕交锋之际,我的眼睛竟没能捕捉到那一幕,还是先听到兵器相接的声音,才察觉到有两道碧光各自闪了一闪。

            再看之前无恨所站立的地方,早就没了他的身影,而相子木接住他一击后,碧无恨的身影又飞快消失了。

            我大约明白碧无恨强在何处了:若是论力量强弱,他应当不及相子木的怪力,但他可以凭借极快的身法在作战中取得优势。想来在五灵法术上他专修了风系,以风系辅佐自身身法是很常见的修行思路,但能修到他这种幻影形离的地步,世上恐怕不超过十人。

            就在我思考的这几分钟内,那两人竟已经交手了数十个回合,碧无恨身姿犹如魅影,只见碧光四处闪烁,而相子木眼下竟只能招架防守。

            这样的战况没有持续很久,相子木突然就开始转守为攻了。

            在捕捉不到敌人身形的情况下,他以自己那常人无法理解的智力,预判到了碧无恨的动作。

            常人以风系法术辅佐自身身法,不可能一直以风的形态存在,每隔一定时间必定会需要一个落脚点,即现出身形,虽然现形时间十分短暂且毫无规律,但对相子木这种人来说,似乎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这时我才忽然意识到相子木同时以风痕护身,使用的是五灵仙术中的风系法术;以绝魂伺机攻击,使用的却是魔族法术。修行者都知道这两种灵力是相互抵触的,能同时修行已属不易,若要同时使用简直难于登天。这种可以同时使用五灵法术和魔族法术的能力,我从未在书籍里见到过,但在梦里倒是听先生们说过——莫非这就是厥灵宫的秘传心法混灵诀?可他如何能习得厥灵宫秘法?要知道我们入门时厥灵宫分裂成三大派已近百年,三派都没有任何关于厥灵宫秘术的文献传世,且那心法乃是厥灵宫历代掌门单传——等等,掌门?我猛地想起来,厥灵宫最后一任辞职隐退的掌门,不正是姓相吗!我记得……名字好像是相倓?

            我惊讶地捂住了嘴,相倓该不会正是相子木的祖辈吧?!这、这……一边是赤地炼血魔姬的嫡系血脉,一边是帝洲修仙大派厥灵宫掌门的后人,这样的身世他要是混成个普通人,祖宗怕不是都能气活过来!说到祖宗,我又联想到前朝历史上曾经连续出了五代贤相的相氏一族……看来有些人自出生起,与他人之间的差距就已经是天壤之别,普通人再努力也不能及其十之一二。

            等我再抬眼看他二人时,碧无恨竟已被相子木逼得现了形。我不知晓相子木用的是什么魔族法术,但那数十条的红光,已然渐渐将碧无恨的行动领域尽数封锁;同时绝魂仍旧以精准的预判攻击着碧无恨,但碧无恨身法极快,暂时没有被击中一次。

            如果碧无恨被绝魂击中,即便相子木手下留情,恐怕也会受很重的伤吧?毕竟那可是魔神墨耒留下的法宝啊。但相子木既然动用了绝魂,碧无恨也欣然接受,想必他有十足的把握不会被击中……由此可见这两个人的实力,真真是深不可测。

            “小木头,对我你只用这么点千丝魂锁,是不是太小看我了?”碧无恨一面躲避攻击,一面笑着将自己玉笛一旋,捏诀施法。

            他话音刚落,便闪出了两个分身,三个身影同时以极快的身法闪避攻击,一瞬间局势又发生了变化。

            但是——为什么其中一个碧无恨向我这里闪了过来?

            瞬间,那只金色的瞳子对上我的目光,一阵晕眩后,我的身体便不受控制地向前倒去,但奇怪的是,我竟能感觉到自己被人抱住了。

            “你对她做了什么!”

            是相子木的声音。我感觉到风的气息,应是他发现了碧无恨的真身闪到了我这里,立刻赶了过来。不知为何,他的语气里竟有几分紧张和警惕,难道他是在紧张我?

            “不过是让她睡一会,好说些话。”

            碧无恨的声音自我的耳边传来,他说完这话,我便感到自己的身体被另一个人抱了过去。

            看来现在的状况是,我的身体昏迷了过去,但我的意识却是清醒的。

            这种状态应该是碧无恨有意而为之,他似乎是想让我听到一些相子木平日里不会说的话。

            “说。”

            “她的记忆恢复了对吧?”

            “只恢复了御风阁三年的记忆。”

            “但是再往后,便是请师尊加固封印,也只能延缓她恢复记忆的时间。这女人的灵力太过强大,连师尊的血印都拿她没办法。”

            果然……自相子木告诉我炼血魔姬的三大能力后,我就猜测自己的失忆是被人施了血印导致的,而施法的人自然是同样有着炼血魔姬血统且想要我死的魔君。

            “再往后,她便会想起和你的恩怨吧?”

            “那是必然。”

            “她现在只有两个月的身孕,你可骗不过我。”

            “这不都是你预料中的?”相子木的语气听上去有些不悦。“当初正是你提议师尊将她的记忆封印并赐给我做妻子,让她怀孕生子而死。”

            “在师尊看来,明显我的提议更有价值嘛。”碧无恨声音带笑,继续说道:

            “但显然你不想让她死,所以拖了半年也不和她圆房,师尊等得不耐烦,便想要找个理由处死她,你便谎称她已经怀孕——即便我们都知道这是假的,但你话既然已说出口,必定就会让这个假的变成真的~现在你既敢让她怀孕,看来是找到了法子保住她。我猜你还打算让她提前一两个月生产,最后以假死的法子骗过师尊,保她无恙。”碧无恨说着叹道:“先不说你骗不骗得过师尊……八个多月大的胎儿,你认为能有几成的概率活下去?”

            “概率不高,但这并不影响结果。”他顿了顿,继续道:“师尊首先要的是她死。”

            “所以你并不在意孩子的死活?”

            “这一关它都挺不过,以后面对同族相残又要如何生存?这样的孩子活下来也没有意义。”

            虽然我知道这是个子虚乌有的孩子,它的死活相子木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但我总觉得在他眼里,恐怕真的连亲情都要被这样客观理性地对待。

            “假使她在生产之前想起了自己的身份呢?你认为她会乖乖把孩子生下来吗?”

            “她会。”相子木说着顿了顿,用一种淡漠的语气道:“她是个聪明人,但感情用事是大多数人的缺点。”

            “我想不明白,你这样间接地伤害她,却又不希望她死,究竟是为什么?”碧无恨说着用一种嘲讽的语气道:“我可一点也不信你爱她。”

            “爱一个人……是连欺骗都舍不得的。”相子木的声音淡淡的,可每一个字却都像刀子一般扎进我心里。

            “那么你是把她当朋友,不希望自己的朋友死去?”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但你要是遇到危险,我不仅不会救你,还会上去补一刀。”相子木带着笑意说道。

            “好吧好吧,天才的想法我等凡人果然是弄不明白啊~”

            碧无恨说完这句话,我忽然就失去了意识。

            再度睁开眼时,我又回到了梦境里。

            这里是冰魄塔第五层,之前急于想知道试炼结果的我,此刻却心如刀绞,没有任何多余的想法。

            他说的没有错,爱一个人,是连欺骗都不忍心的……能说出这样的话,他曾经一定很用心地爱过某个人吧……而这个人绝不是我,因为他自己亲口说过,这里所有的人都在骗我,他也不例外。

            我狠狠掐着自己的手指,虽然没有痛觉,但却可以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既然梦里的一切都是我真实的过去,那么眼下的梦境自然也可能是重要的线索,按照刚才碧无恨所言,显然我的这些前尘记忆之梦藏着无比重要的东西,所以我必须先冷静下来获取梦里的信息。

            我定了定神,发现自己正站在五层中央的法阵中间,东西南北面各自坐一名白发老者,只不过北面的老人手挥五弦,西面的老人笔画丹青,南面的老人饮酒书狂,东面的老人执棋不语,这四人相貌相似,神色却大不相同。

            但在这一层里,我意外见到了熟悉的身影。

            凌逸。

            我的内心不免一阵翻涌,一时间万般思绪涌上心头。

            凌逸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我,他上前一步向东面的老人行了个礼,道:“晚辈御风阁凌逸,还望先生指点一二。”

            下棋的老人闻言抚了抚胡须,点头道:“是个懂事的。你若可以破得老夫这死局,通往上层的路便会自动出现了。”

            凌逸听罢便走到棋盘另一面,行礼后跪坐于蒲团上,恭敬道:“晚辈献丑了。”说着便自棋盒里摸出一枚黑子。

            我无意看他如何破局,只飞快打量了下四周,很快便想起这四位乃是御风阁赫赫有名的“四痴老人”,四佬各自在琴棋书画上造诣精深,想要过这一关,就要求弟子们至少精通一门技艺。

            我的目光最终定格在琴痴老人身上。

            我放轻脚步走到老人面前,恭敬地对老人行了一礼,微笑道:“晚辈水月轩凌瑶,请琴痴前辈指教。”

            近看之下,这琴痴老人原是白色须眉,眼角细纹斑驳,面色却不失红润。听我说完,老人头也不抬地问道:“小丫头会什么乐器?”语气里隐隐有一丝不屑。

            我本不是喜欢炫耀之人,但毕竟不能丢了水月轩的脸,便道:“晚辈自幼学习音律,虽不敢说样样精通,但凡寻常人能叫得出名字的乐器,晚辈都可作上一曲。”

            那老头闻言“哦”了一声,表面波澜不惊,却抬头望着我笑了笑,旋即便从袖中抽出一只玉笛递给我,我连忙双手接过。

            不等我再开口,老人已然低下头去,开始拨弄琴架上的古琴。

            我微一沉吟,听老人随机奏了几个音,便知道这关他要考察我什么了。

            我抿了抿唇,将玉笛轻放在唇边,和着琴声吹了起来。

            琴痴或许是觉得我有些狂妄,因此连续变换了四五首高难度曲目,用笛子和古琴本就不易,因为一根笛子只有一个固定的调,若是遇到古琴有而笛子没有的变音,若是没有过预先准备,演奏的瞬间便难以将两种乐器的和音处理得协调。好在老先生选的这几个高难度曲目,我平日都烂熟于心,也曾用各个乐器演奏过,故而处理起来并不难。

            一旁的棋痴老人原本专心致志地关注着凌逸的举动,但听到这乐声,忍不住抬头侧目,直赞叹道:“琴笛合奏,妙哉妙哉!”

            这几首曲目穿插演奏完毕,老先生扬手一抚琴弦,旋即鼓掌道:“好好好!原本以为你这小丫头最多和上老夫三首,没想到你每一首都处理得如此完美!水月轩当真是人才辈出!”

            我听罢便行礼笑道:“今日能与琴痴前辈合奏一曲,是晚辈之幸。”

            琴痴老人抚着胡须笑了笑,点了点头。“老夫这便让你过关。”他说着一挥袖,我的脚下便浮现出一个传送法阵。

            “丫头,第六关你可要小心。不过我听你笛声,当是内心清澈无邪。好好加油,你或许便是今年的第一甲。”或是在演奏中我二人产生了相惜的默契,琴痴老人如是对我说道。

            内心清澈之人吗……我没有犹豫,径直踏入了法阵之中。

            一阵白光闪过,待我再睁开眼时,却发现眼前是一片漆黑。

            等我适应了黑暗后,发现这里似乎是夜晚,我的手被人牵着,身体自己跟着他向前走。

            不过我的手似乎变得更小了。

            “宣儿,你不要怨爹……”

            我抬头,看见一张面目模糊的男人的脸。

            旋即,视野里又出现了一张女人的脸,这女人身姿丰腴,满脸脂粉,嘴唇鲜红。

            她将一袋鼓鼓的荷包交给了那男人,从他手里换走了我。

            我……

            我想起来了……

            那一年我六岁,为了给病重的弟弟治病,爹瞒着娘和弟弟将我卖到了洛州的青楼……

            我原本的名字是……柳月宣……是……西桓朝占星官柳家的后人……

            不等我继续回忆,身上忽然传来一阵剧痛,我抬眼一看,原来是那女人在用皮鞭抽打我,口中狠狠骂着:“叫你偷懒!叫你偷懒!妈妈给你找的最好的乐师!你还不好好学!”

            是了,我自幼精通音律,极好的舞蹈功底……原来是这样……

            “唔啊!”这幻境里的疼痛竟如此真实。我蜷曲在地上用双臂护住身体,但那鞭子打在哪里都是**辣的疼。

            挨过这顿鞭打之后,眼前的场景忽然开始变换,此刻的我正站在一颗歪脖子树下,手里拿着两条床单拼接而成的布条,和一把剪刀。

            “你今年已经十二了,是时候该接客了。”

            这是之前妈妈对我说的话,所以才有了那天夜里我蓄谋已久的出逃。现在我处在这里,是不是只要逃出去便可以突破幻境?

            我抬头看了眼插满了瓷片的高墙,又看了看手中的剪刀。

            不过是幻境而已,当年我都逃出来了,现在还有什么可怕?可是——我逃出来后为什么会来到明坤?我明明是往柳州走的。

            虽然心里留有疑惑,但眼下我还是先专心突破幻境。

            因着梦境中的我完全是按着凌瑶当年的动作行事,因此我只管不动脑子地看着自己先用布条和血迹做了已经逃出去的假象,继而藏在枯井中等待其他人戒备松懈,最后成功混出了城外。

            现在想想,那时的我还真是聪明。

            可等我混到了城外,幻境却依旧没有消失。看来是破除幻境的关键还在后面?

            随着我的走动,四周的场景又变成了漆黑的树林,眼前的场景应当是柳州郊外的树林。 

            走了没一会,我忽然看见某棵树下有一只红色的“孔雀”。

            即便是现在看过相子木所有藏书的我,也还是不知道那是什么鸟,但可以肯定这绝不是孔雀,也不是普通的鸟类。

            当年的我应当是觉得它和自己一样可怜,所以抱着它一起走了。可是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一点也不记得了?

            我按着幼时模糊的记忆,抱着那鸟儿一同行走,它在我怀里一动不动,但黑溜溜的眼睛却一直盯着我。

            我摸了摸它的脑袋,继续向前走着。

            接着没有任何征兆的,我忽然看见大片的血花飞溅在空中,脸上也散落一片湿热。

            我作为阿离的意识一瞬间脱离了凌瑶的身体,我亲眼看着幼年的柳月宣满身鲜血的倒了下去。

            这是怎么一回事?!

            如果这幻境就是依据我的记忆来设置的话,那么我在十二岁的时候就——死了?!

            那后来的凌瑶是谁?我是谁?柳月宣又是谁?在柳州死掉的人为什么会进入水月轩?要知道明坤自柳州,可是横跨了半个帝洲的距离啊!

            我的脑海里顿时混乱无比,内心也焦躁得失去了理智,有什么东西似乎就要从身体里爆发——

            “啊——!”

            我惊醒过来,猛地坐起身,脑袋却被什么东西撞得生疼。

            “嘶……”我摸着脑门,抬眼看见捂着鼻子的相子木。看见这一幕的影连忙掏出一块干净的手帕递了上去。

            相子木用手帕按住自己的口鼻,旋即那雪白的手帕上便晕染了几朵红花。

            我咽了口唾沫,感觉自己看到了他头顶上正冒着的几团火焰。

            过了良久,他才一点点将手帕尽数捏在手心里,看着我道:“当年在冰魄塔六层,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看着他的神色,反而由梦里的慌乱变得冷静了。

            “你那时在六层看到的,也是你的过去?”我不答反问道。

            “我还没有到达六层时,六层的幻境已经整个崩塌了。”相子木平静地解释着:“有个弟子在幻境里失控,爆发出的巨大灵力直接破了冰魄塔的幻境。”

            “相子木。”我第一次如此正式地唤他的名字,“你是不是在很多事上都对我说了谎?”

            相子木听罢,用他那血红色的眼睛扫了我一眼,旋即淡然道:“我不知道你是听了谁的挑拨怀疑我,还是你在梦里见到了什么可疑的事,但我可以告诉你,在这里所有人都想要你死,只有我,要你活着。”

            “可你要我活着的前提是欺骗我!”

            “但你活到了现在不是吗?”

            “你对我,根本就不——”我的喜欢二字还没说出口,他便冷冷打断了我:

            “在你看来,感情比生命还重要?”

            我张了张口,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是啊,在他眼里,感情本就是无足轻重的,一开始我就知道的啊。

            我呆愣了半晌,许久才怔怔地坐在了床边。

            “我告诉你我在梦里经历的事,作为等价交换,请你告诉我相对应的、你那时所经历的事。”要想让相子木告诉我七年内的全部真相是不可能的,但因为他似乎想要知道我的某些事,所以我可以以此为交换,知道他的一些事。

            “求求你,至少等价交换的记忆,不要骗我……”我拉住他的衣角,忽然觉得自己卑微到尘埃里。

            一瞬间,我在他的眉目间看到了怜悯。

            “好。”相子木微一点头,影则知趣地退了出去。

            待影出去后,我便坐在床边回忆道:“我原本的名字是柳月宣。即西桓占星世家的柳氏。”

            相子木挑了挑眉道:“你昨日见到我和碧无恨交手,已经猜到我所用的是厥灵宫的混元诀,以你的聪慧,应当已经推测出我的祖上是西桓相氏一族了。”

            原来我们二人在家族上就有一些渊源。

            南郢建国之前的西桓朝曾有三大世家,分别是大将军殷氏,相国相氏,占星柳氏。这三大世家在西桓盛世年代烜赫一时,却都于西桓末年衰微:殷氏被谗言污蔑落得满门抄斩,柳氏明哲保身退隐庙堂,相氏则被流放异乡。等到我出生之时,柳家早已沦落为贫民。

            “我六岁那年,弟弟得了眼疾,大夫说若不及时医治便会有性命危险,为了给他治病,父亲便将我卖到洛州青楼……我十二岁那年,为了逃避接客,便冒着危险逃了出来。”

            说到这里时,相子木微微看了我一眼,目光里说不出是同情还是怜悯,但至少,他还是有些许感情的。他沉吟片刻,开口道:“我六岁时父母被仇家杀害,是师尊救了我。十二岁那年,师尊封印了我的魔族血脉,让我去明坤修习道法。”

            我们说着不由彼此对视了一眼……从时间上看,我们的经历是不是过于巧合了?

            “我不是自愿去明坤的,我在去柳州的路上已经死了……可我没看见是什么杀了我。此后的记忆,无论我怎么回想,都已经是来到水月轩后的事了。”

            “或许你那时并没有死,机缘巧合下被水月轩的人救了。”相子木冷静分析道:“在死之前,你有遇到什么异常吗?”

            我想了想,一定要说异常的话,应该就是那只不知名的鸟吧?

            “我救了一只红色的鸟,样子像孔雀,非要说得话,倒真有点像传说中的凤凰……可毕竟没有人亲眼见过,我不能确定它是什么。”

            “很可能与它相关。”听到这里,相子木的眼里流露出了一丝异样的神色。“听闻凤凰的血和泪,都有起死回生之效。”

            “唔……你的意思是说,是那只鸟救了我,后来我又被水月轩的人发现,带回了门派里?”这样说倒也合情合理,但真的会那么巧合,修仙的弟子恰好在柳州吗?

            相子木不置可否地看着我,继续说道:“那么,在明坤的三年,你有什么要问我的?”

            我想了想,前两年的事和我相关的并不多,冰魄塔里的事才是关键。

            “我要知道你进入冰魄塔后的事。”

            小说《宛梦录》 第9章 月宣星言 试读结束。

            宛梦录

            宛梦录

            作者:水淑子类型:历史状态:连载中

            一环扣一环,内容精彩,非常好看

            小说详情

                      盛大手游棋牌盛大手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