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更新时间:2019-08-19 10:55:15

            神医嫡妃太狂傲 连载中

            神医嫡妃太狂傲

            来源:凤千尘萧玦 作者:慕绯然分类:穿越主角:凤千尘萧玦

            这里为您提供神医嫡妃太狂傲凤千尘萧玦小说阅读,《神医嫡妃太狂傲》是穿越的小说,小说讲述凤千尘萧玦之间的故事,作者:慕绯然,这里为您提供神医嫡妃太狂傲慕绯然小说阅读,凤千尘萧玦小说叫做《神医嫡妃太狂傲》,内容文章雅致,言辞犀利,人物真实生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没想到二姑娘这般不知廉耻!”

            “是啊,居然在老夫人寿宴时,去偷看三皇子殿下,真是把咱们侯府的脸都丢光了。”

            “老夫人和侯爷都气得不轻,也不想想不过是一个区区庶女,还真以为她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不成!”

            “这下可好了,本来也就只有一张脸勉强可以看,如今连脸都毁了,又当众丢人现眼,我看,二姑娘怕是要被送到庵堂里去青灯古佛了吧……”

            一个膀大腰圆的婆子和一个蓝衣丫鬟站在榻边,一脸嘲讽地看着榻上昏迷不醒的二姑娘凤千尘。

            纤细瘦弱的凤千尘身上穿着一件丁香色芙蓉花缠枝纹刻丝褙子,衣裳的料子华贵,可惜此刻衣裳上沾了血迹和污渍,狼狈不堪。

            她的左脸上缠着一圈圈的白色纱布,纱布上隐约渗出鲜红的血迹,混着黄黄绿绿的药膏,令人不忍直视。

            “海棠,”张婆子伸手扯了扯丫鬟的袖子,“反正二姑娘迟早要被送到庵堂的……你不是说她这珠花是前两天老夫人为了寿宴赏赐的,是金玉斋的首饰?”

            “是啊。”名叫海棠的丫鬟点了点头,眼睛瞬间就亮了,隐约猜到了母亲的意思。

            张婆子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这金玉斋的首饰怎么也能卖二三十两银子吧。等卖了首饰,正好给你哥娶媳妇用。”

            说着,张婆子已是迫不及待了,可是她的手才碰到那红珊瑚珠花,却看到床榻上的凤千尘猛地睁开了眼,一双凤眼如洗过的黑子般幽黑透亮。

            张婆子吓了一跳,直觉想要后退,很快反应了过来,嘴角勾出一抹不屑的弧度。二姑娘一向懦弱怕事,就算是被她抓了正着,她又能把自己怎么样?!

            “二姑娘,你何必装神弄鬼地吓唬人!”张婆子昂了昂下巴,心里惋惜这珠花。

            凤千尘抬手拔出了鬓角的珠花,看着对方徐徐道:“你……想要这个?”

            凤千尘的声音轻淡似风,透着一丝似有若无的笑意。

            张婆子还以为凤千尘是怕了自己,也是,二姑娘本就不受宠,如今更是毁了容,在这府里怕是要连条狗都不如了,狗尚且还能看门,二姑娘也只会浪费口粮而已。

            张婆子不客气地伸手去接,阴阳怪气地说着:“多谢二姑娘赏赐,奴婢会记得二姑娘的好……”她眼睛亮得惊人,贪婪如狼。

            然而,下一瞬她就觉得手腕上一阵剧痛传来,跟着眼前就是一阵天旋地转,她的右臂被人猛地反制在身后,脖子上传来一阵金属的刺痛感。

            一旁的海棠眼睁睁地看着凤千尘从榻上一跃而起,利落地把张婆子死死地钳制住了,她手里正捏着那朵红珊瑚珠花,簪尖冰冷地抵在张婆子粗糙的脖颈上。

            这一幕发生得实在太快,海棠傻眼了,完全没反应过来。

            “你还想要这朵珠花吗?”凤千尘笑眯眯地问道。

            “……”海棠的樱唇微颤。

            凤千尘的手更用力了,锐利的簪尖又往婆子的脖颈抵进去了一分,毫不留情地刺破了她的肌肤,鲜红的血珠从簪尖的位置渗出,猩红刺目。

            海棠惊骇地望着凤千尘,完全没想到二姑娘竟然敢下这等狠手!

            她倒吸了一口凉气,吓得差点没腿软,颤声喊道:“娘……二姑娘,你别对我娘……”

            “二……二姑娘。”张婆子比她女儿更害怕也更惶恐,只觉得脖子上传来一阵钻心的刺痛,她毫不怀疑如果她再不服软,这簪尖就会毫不留情地捅进她的咽喉,她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身子簌簌发抖,“奴……奴婢知错了。饶了奴婢吧。”

            凤千尘看了一眼惊慌失措的海棠,吩咐道:“给我倒盆水来。”她乌黑的眼眸带着一股逼人的灵气。

            海棠完全不敢与她对视,慌慌张张地应了一声,然后就跑了出去,没一会儿就捧着一盆清水来了。

            凤千尘松开了张婆子,径自走到梳妆台前坐了下来,对着菱花镜小心翼翼地解开了脸上包裹的纱布,一圈又一圈,那纱布上沾满了黄黄绿绿的药膏,散发着一种腥臭恶心的气味。

            镜子里的她,脸上因为敷了这种药膏显得有些狰狞可怕。

            凤千尘却是气定神闲,她从腰间摸出一块帕子用温水沾湿后,一点点地擦干净了脸上的药膏,那血肉模糊的伤口暴露无遗。

            她的肌肤白皙如玉,细致如瓷,可是此刻这本来仿若上天杰作的脸颊上却有一道深深的血痕从她的唇角一直划到眼角,皮肉翻起,血肉模糊,触目惊心。

            对她来说,这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庞,让她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

            她,穿越了!

            当这个认知浮现在她心头的同时,属于原主的记忆也如洪水般疯狂地涌进她的脑海中,许许多多的画面有如走马灯般飞快地闪过,那些记忆几乎要把她的脑子给撑爆,让她头疼欲裂。

            原主是永昌侯的庶女凤千尘。

            今天是府里的老夫人苏氏的五十大寿,就连睿王也前来贺寿。

            原主本来在花厅与几位庶出的姐妹一起赏花喝茶,可是有人来禀说她姨娘身子不适,她就匆匆地离开了花厅,打算回去看看姨娘。

            当她路过花园时,永昌侯正陪着睿王在花园里看几位公子姑娘们比箭,一道流箭不巧划伤了原主的脸,把客人们都吓坏了,还惊动了睿王。

            那道流箭是凤千尘的堂妹凤骄影射出的,凤骄影吓得不轻,说是自己不知道凤千尘会在那里,不小心射偏了。小姑娘哭得梨花带雨,可是凤千尘却隐约看到掩面哭泣的凤骄影嘴角微微翘起,她当下就怒指凤骄影是故意的,然而,没有人信她。

            侯夫人任氏让她别闹了,吩咐张婆子把她背来了这间西稍间,又令府医过来给她处理了伤口,敷了药……

            可是——

            凤千尘下意识地抬手抚了抚自己如刀割般疼痛的左颊,除了痛以外,还有一种火辣辣的感觉,像是伤口被灼烧一样,镜子里,伤口的边缘已经隐约化出脓水来。

            “果然。”凤千尘近乎无声地说道。

            她拿起刚才解下的纱布,放在鼻端闻了闻,芙蓉叶、松香、冰片、乳香……这是天香生肌膏的古方,只不过,比寻常的方子里,多了一味血蝎草。

            凤千尘顺手拿起了一个放在梳妆台上的小瓷罐,打开后,闻了闻,罐子里头是一种黄绿色的药膏,里面夹杂着一股熟悉的刺鼻味。

            这和敷在她脸上的药膏一模一样,全都加了血蝎草。

            血蝎草会腐蚀伤口的血肉,让伤口溃烂不愈。

            这哪里是伤药,分明就是有人想让原主毁容啊!

            凤千尘的嘴角微微翘了起来,脸上那狰狞可怖的伤痕也随之变得愈发扭曲,却掩不住她那双流光四溢的眼眸。

            这么说来,原主猜的不错,那支伤了这张脸的流箭不是意外。

            小说《神医嫡妃太狂傲》 第1章 毁容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盛大手游棋牌盛大手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