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更新时间:2019-08-23 09:49:55

            长生至尊奶爸 连载中

            长生至尊奶爸

            来源:刘长生刘梦溪 作者:最近忙什么分类:都市主角:刘长生刘梦溪

            小说观念明确,题材新颖,沈博绝丽,非常精彩,这里提供刘长生刘梦溪小说阅读,《长生至尊奶爸》是由最近忙什么的都市,该小说叫做长生至尊奶爸,作者:最近忙什么,该小说男女主是刘长生刘梦溪,这里提供长生至尊奶爸小说章节,小说故事很有深意,悬念迭起,内容紧凑,非常精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来,之前委屈你了。”

            “你是孩子她妈,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待遇。”

            “从今天情况来看,我的出现,意外地激化了你和曹家的矛盾。”

            “怎么样,跟不跟我们走,你是孩子她妈,今天的风波,我来解决。曹家人容不下宝宝,这件事我不会轻易就算。”

            华娱大厦,望着刘长生一副云淡风轻,信誓旦旦的模样,曹灵溪心头一跳,或许这个男人真的能够改变自己生活。

            当她低头,发现女儿一脸关切地望着自己,害怕自己心情不好时,更是心头一软,悄然之间,国民女神原本如冰山一般紧紧封闭的内心,忽然有所松动,双目一湿,留下泪来,竟靠着刘长生的肩膀,抽泣不已。

            或许,选择和女儿站在一起,开启新的生活也不错。

            “好,我跟你走。”

            ……

            刘长生带着曹灵溪和宝宝离开,无人阻拦。

            城西菜市场,刘长生家。

            一进屋刘长生就道:“今天先住在这里,明天处理你家的事。孩子越来越大了,既然你也有心,这件事不可能一直不公开。我刘长生的老婆孩子,就应该光明正大,痛痛快快地活着,谁都不许给气受。”

            曹灵溪没有接刘长生的话,刘长生这家伙,口气向来大得很。谁知道他到底行不行,到时候自己再想办法吧!

            来到这个家里,曹灵溪心中颇为好奇。这是一个不大的一室一厅,客厅里还装着老式风扇,20寸的大**旧彩电,连台空调都没有!

            这就是宝宝平时生活的环境吗,刘长生这做父亲的,太没责任心了吧!

            令女神哭笑不得的是,这房间中,到处都有自己的海报,曹灵溪出道两年多,这间屋里,连自己全球只印刷了十份的超珍贵等身海报都有,看来刘长生这家伙过去几年,为了“追”自己,也是煞费苦心,花了不少钱。

            “蠢货,有这功夫,难道不会用来改善女儿的生活?”

            来到家中,宝宝热情地拉着自己到处走。

            “麻麻,这是咱们家唯一的房间,我睡这张小床,你和粑粑睡大床。”

            呵呵,曹灵溪尴尬一笑,房间很干净,但要和自己和刘长生这个“陌路人”睡一张床,抱歉,曹女神办不到。

            跟在母女身后的刘长生倒也殷勤,看出了曹灵溪的皱眉,连忙道:“灵溪,你若不喜欢,晚上你睡床,我睡沙发!”

            曹灵溪不置可否,内心认同了这件事。

            走出房间,来到厨房。宝宝忍不住又道:“麻麻,粑粑煮的打卤面超好吃,晚上咱们就吃打卤面!”

            是吗,没想到这刘长生当年深谷中一副生活不能自理的模样,到了城里,竟然还成为了一名家庭煮夫,真是令人刮目相看,一天下来,只有这家伙只有这事勉强可以表扬一下。

            房子里逛了一圈,来到沙发上,打开电视,电视里头正在重播昨天晚上的《触摸你的真心》,宝宝乐呵呵地笑着,非要曹灵溪抱着她,母女二人坐在沙发上,看着母亲演的剧。

            切了一盘水果的刘长生也坐了过来。

            原本曹灵溪并不习惯,但伸手不打笑脸人,见着家伙笑嘻嘻的模样,曹灵溪也不好多说什么。

            逗了一会女儿,曹灵溪才突然说道:“这次你带我回来,想到结果了吗?”

            “什么结果?”刘长生纳闷。

            “我的意思是,带我回来,你准备好承受曹家的怒火了吗?”曹灵溪解释道。

            “曹家?”刘长生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屑之色,“说实话,如果不是看在你的面上,我一夜就能将曹家整族灭掉。”

            听到这里,曹灵溪忍不住皱眉。

            “我和你谈正事,你别吊儿郎当的,没用的话就不用说了。”

            刘长生也无奈:“你不信,我有什么办法?”

            “算了。”

            看着丈夫一副不知轻重的模样,曹灵溪气不打一处来,曹家方面,看来还是自己想办法应付吧,这些年,自己在曹家虽然地位仍旧不高,可作为摇钱树,曹灵溪这些年自己还是积累了一点能量的。

            认识多年,曹灵溪没想过刘长生还有吹牛的习惯。

            “刘长生,你太高看自己了,就你那点医术,虽然有点意思,但恐怕就算是在这东海市,你也没办法掀起波澜。”

            听到这里,刘长生哑然一笑道:“说来你可能不信,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我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男人。”

            “呵。”曹灵溪不屑道,“你能耐不大,口气倒是不小。”

            刘长生抓了抓头发:“说真的,我还是世界首富!”

            世界首富?曹灵溪拉高了语调,看了看这座位于菜市场四楼的一室一厅。

            住这样的房子,叫做世界首富?

            如果刘长生是世界首富,自己恐怕就是宇宙富婆了,这小子,怎么不说自己是神仙!

            “这是我今年听过最好笑的笑话。”曹灵溪嘲讽道。

            这时候,曹女神怀中听得一脸懵逼的宝宝突然开口说话:“麻麻,粑粑真的很厉害,他还会飞。”

            “会飞?”曹灵溪鄙夷地望向刘长生,“过去几年,你都给孩子灌输了什么奇怪的思想?还好这次我跟你回来了,不然孩子再这样跟你下去,都快被你带坏了。”

            嗯?

            孩子被带坏?

            刘长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宝宝说的是轻功,很难吗?”

            “轻功?”曹灵溪道,“刘长生,你真以为自己是那种传说中的神级高手啊,在如今这个社会,就算是巅峰宗师,恐怕也没有飞檐走壁的能耐吧。”

            “是吗?”刘长生不服道,“别人不行,就代表我也不行?可笑!”

            “神经病。”

            眼见话说到这个份上,曹灵溪见丈夫越来越犟,这话已经谈不下去了,一时曹灵溪陷入沉默。

            今天,刘长生狠狠地打了大哥的脸,除了曹家,接下来恐怕刘长生恐怕还要面对另外一个更加难以对付的家伙,这件事没那么容易解决。曹灵溪心里烦恼的事多着呢!

            ……

            是夜。

            十一点钟。

            替宝宝洗了澡,曹灵溪被弄湿了礼服,干脆便也脱掉了衣裳。

            在浴室十几分钟。

            突然,客厅中的刘长生听到“咕咚”一阵闷响,门内传来一声“哎哟”**之声。

            等了半晌,不见动静,刘长生这才慢悠悠地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来到浴室门口道:“怎么样,有事没事,吱个声。”

            许久,才听里面道:“地方太小,崴到脚了!起……起不来。”

            刘长生一脸黑线,这洗澡摔倒,怎么还怪我地方小。不过想来也是,曹灵溪大明星出身,哪里用过这么小的浴室,意外摔倒也在情理之中。

            于是便问:“要不要帮忙?”

            里边仿佛挣扎了很久,才下定决心:“我,没穿衣服,你蒙着眼睛进来。”

            刘长生哑口一笑,倒也果真在门外取了条毛巾,一边开门,一边道:“我有透视眼,蒙不蒙眼睛一个样。”

            此时,浴室中仍旧一片氤氲,湿热的水汽中,散着女神沐浴的芳香,曹灵溪湿漉漉的长发,披散在胸前,遮掩住傲人的双峰,修长紧致的**,紧紧夹在一起,水滴在她的白皙如玉的肌肤上凝结,一副完美的胴体,双目惶恐、羞涩,倚靠在浴缸边,焦急地望着闯进浴室中的刘长生。

            这家伙,还真蒙住了眼睛。曹灵溪右边脚踝上,一片可怕的淤青。

            来到这不大的浴室中,刘长生轻车熟路,不等曹灵溪出声,刘长生已经一把将她从地上抱起。

            感受着刘长生身上散发的,带有奇异药香的男子气息,曹灵溪原本小鹿乱撞的心情,忽然平静了许多,但,这家伙从浴室走出,一路如此轻熟,不会真的什么都看得见吧!

            曹灵溪突然双颊飞红,意识到自己正光溜溜地被刘长生抱在怀中。

            客厅中,当刘长生把曹灵溪放下后,曹女神忽然说出了关键一语,“我……没有换洗的衣服。”

            方才在浴室中,正是意识到此事,曹灵溪一慌,突然转身一动,才会不小心崴了脚。

            “那你先穿我的。”刘长生未摘脸上毛巾,很快进屋取出一套T恤短裤,来到客厅。

            待到曹灵溪说“我好了”,他才摘下毛巾,张开眼睛。

            穿着运动短裤,男性T恤的曹灵溪,自有另外一番诱人美感,那不着一缕的光洁脚踝,是无数华夏男子疯狂地梦想。

            但不过一会,这脚就被刘长生捧在了手中。

            “你!干嘛!”

            崴了脚,坐在沙发上的曹灵溪左右动弹不得,感受着脚心的温热,曹灵溪红着脸道。

            刘长生目不斜视地望着她的脚踝:“你这伤势若不处理,恐怕一个月走不了路。”

            说完,刘长生温热的手竟隐隐冰凉起来,轻拢慢捻地将曹灵溪扭伤的脚踝处一推,却听曹灵溪低沉的“嘤”了一声,“啊”,一股无尽的酥麻感蹿升而来,令曹女神忍不住再一次夹紧了双腿,羞涩地闭上眼睛。

            “这个男人,似乎和印象中不太一样!”

            ……

            一夜无话。

            曹灵溪又陪了宝宝一日,宝宝无忧无虑的欢笑,以及远超同龄人的体贴,都让曹灵溪感到了异常幸福,可虽是如此,曹灵溪却仍整日魂不守舍,惴惴不安。

            到了傍晚,手机突然响起来,该来的总会来。

            电话那头,传来曹厉咆哮的声音:“曹灵溪,我不管你现在在哪,八点钟之前给我滚回家,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听得此言,曹灵溪面无血色!

            一旁刘长生却道:“走,一起去,在曹家,你不该是任人拿捏的摇钱树,你是主子!”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盛大手游棋牌盛大手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