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官场

            更新时间:2019-08-19 10:54:53

            官场骄子 连载中

            官场骄子

            来源:黄子萧水含玉 作者:猎奇霸王兔分类:官场主角:黄子萧水含玉

            寓意深刻 ,情节曲折,层次清晰 ,强势推荐,主角分别是黄子萧水含玉并为您倾心打造不一样的阅读体验,为您提供官场骄子小说,带您一起赏读小说《官场骄子》,猎奇霸王兔原创小说《官场骄子》,为您提供黄子萧水含玉官场骄子小说阅读,在这里可以看黄子萧水含玉小说阅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原始的冲动是最大的冲动,也是最难以克服的冲动。黄子萧再也无法忍耐,双手紧紧地搂住曹俊丽的细腰,脑袋开始又钻又顶又磨蹭,鼻子肆无忌惮地吸吮着她身上的香气,嘴头子也不老实起来,虽然隔着浴巾,但也是一寸香肤一寸亲,寸寸亲过留牙痕。

            此时的曹俊丽更是魂不守舍,她恨不得一口就将黄子萧给吞了,好解她那憋了几个月的ji渴,她迫不及待地道:“快,快抱我上床。”

            去他奶奶的吧,她说的对,什么狗屁传统观念,先把原始的冲动给灭了再说。黄子萧忽地起身,双手将她横抱起来,喘着粗气朝卧室大踏步冲去。

            进了卧室,黄子萧抱着她一起滚到了席梦思上。

            曹俊丽脸色发烫,目光迷离,嘴里娇喘息息,黄子萧粗喘如牛,他要向她证明自己既不是柳下惠也不是太监,在这个席梦思床上,黄子萧要征服的她连连告饶。

            刺啦一声,黄子萧抬手将她的浴巾扯掉。

            晕,她竟然**。在这一瞬之间,黄子萧有些发愣,但发愣的同时,他体内的原始冲动却是到达了极点。

            曹俊丽目光迷离,脸色滚烫,浑身就像一堆熊熊待燃的干柴,就差黄子萧给她来点烈火了,哪怕黄子萧给她一点火星,她都劈里啪啦地燃烧起来。

            听着她嘴里发出的娇喘声,黄子萧颤抖着手开始脱衣。

            可能是黄子萧过于激动,双手颤的厉害,几秒钟的时间,衬衣纽扣竟然一个也没打开。

            “笨,你倒是快点。”曹俊丽嘴里催促,双腿却是不停地紧紧摩擦起来,她已经快要崩溃了。

            熊熊烈火在燃烧,黄子萧一急之下,嗤啦声响,他竟然一把将从衬衣给扯开了。

            黄子萧的动作过于生猛,让曹俊丽睁开了迷离的双眼。当黄子萧脱的还仅剩一条nei裤时,有些清醒的曹俊丽却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哼,我就不信你是一个不吃腥的猫。”语气中竟然夹杂着一丝的不屑。

            在这种干柴遇烈火的关键时刻,曹俊丽能说出如此话来,也是缘于她的性格。

            但曹俊丽的这番话,在此时此刻说出来,不但不是助燃剂,反而像是一场鹅毛大雪。

            鹅毛大雪飘飘洒洒,寒彻入骨。黄子萧愕然呆住,停止了一切动作,整个人就像傻了一样。

            “傻样,你倒是快点啊。看你刚才那副猴急样,现在怎么不动了?”曹俊丽在催促他。

            鹅毛大雪一旦飘下,那就不会止歇。黄子萧熊熊燃烧的烈火,被曹俊丽的鹅毛大雪给浇灭了,在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内,连点火星也荡然无存了。

            黄子萧心灰意冷地伸手扯过浴巾,盖在了她身上,转身下床。站在床边很是坦然地穿起了衣服。

            这一幕变化实在太快,让曹俊丽猝不及防,当黄子萧穿好裤子,待要穿衬衣时,她才彻底缓过身来。她气急败坏地坐了起来,厉声吼道:“黄子萧,**的这是玩的哪一出?”

            黄子萧穿上了衬衣,但衬衣的纽扣不复存在,他平静地道:“你的那话提醒了我,没错,我的确是个不吃腥的猫。”

            “**,**的这是玩我。”曹俊丽恼羞成怒地伸手抓起枕头朝黄子萧狠狠砸来。

            黄子萧没有再搭理她,而是默默地转身走出了卧室。当他踏出卧室门的时候,枕头也跟着抛了出来,掉在了地上。

            黄子萧清楚,只要自己和突破了底线,即使自己再不喜欢她,就凭她的泼劲和赖劲,黄子萧也只能娶她。但只要不突破最后的底线,主动权就永远紧紧地握在黄子萧的手中。

            黄子萧来到了客厅里,叹了口气,躺在了沙发上。

            卧室钟传来曹俊丽呜呜的啜泣声,她现在都后悔死了,恨不得抽自己几个耳光,关键时刻自己怎么会说那样的败兴话呢?导致觊觎多时的目的没有达到。

            曹俊丽哭哭泣泣了一个多小时,穿上衣服来到了客厅,她愤怒地看着躺在沙发上的黄子萧,气愤地道:“你有本事就永远别碰我。”说完,恼怒地摔门而去。

            曹俊丽长的不丑,相反还颇有姿色,但黄子萧却就是对她爱不起来,究其原因就是因为曹俊丽太势利,遇到事总是埋怨责怪黄子萧,她压根就没有从自身找找原因,这也是他们渐行渐远的主要原因。

            第二天,黄子萧一觉睡到了中午一点,砰砰的敲门声才把他给唤醒。他睁着惺忪的睡眼,将房门打开,发现竟然又是曹俊丽。

            曹俊丽的眼圈还红着,脸色也很是憔悴,她昨晚一气之下离开之后,回到自己的寓所,又懊恼地哭了一场。哭完之后,气急败坏地玩了把手把一,也算是自己满足一下自己,直到后半夜方才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现在还是你的恋人。难道你就让我站在门口?”曹俊丽愠怒地看着黄子萧。

            黄子萧只好侧身让开,低沉着嗓音道:“请进。”

            曹俊丽进了门,黄子萧这才发现,她手中还提着一个旅行箱,这才想起今天她要和自己去峨眉山游玩。

            曹俊丽将旅行箱放下,道:“昨晚咱们虽然闹的不快,但定好了的事情不能变,下午四点的火车,咱们准时出发去峨眉山。”说完,她紧抿着嘴唇,眼角噙着委屈的泪珠。

            看她这样,黄子萧有些于心不忍了,便没有再拒绝她。如果她再闹的话,黄子萧肯定会断然拒绝和她一同前往峨眉山游玩。

            黄子萧打了个哈欠,走进了浴室,洗漱完毕,他从浴室出来,看到曹俊丽已经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但整个人显得有些闷闷不乐。

            “我去做饭,吃过完后,咱们就去车站。”

            听到黄子萧这么说,曹俊丽的脸色这才稍缓,当她要说什么时,黄子萧已经转身走进了厨房。

            黄子萧也不想把事给做绝了,毕竟曹俊丽是齐华的表妹,而齐华又对黄子萧有知遇之恩。

            吃饭的时候,两人之间的矛盾这才缓和了不少。

            一个多小时后,黄子萧装出了一副高兴的样子,陪着她来到了火车站。

            候车大厅人流攒动,熙熙攘攘,终于等到了检票的时候。

            当黄子萧和曹俊丽排队等候检票入口时,黄子萧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盛大手游棋牌盛大手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