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更新时间:2019-08-19 10:54:29

            双生,孽海花 连载中

            双生,孽海花

            来源:齐昱林致 作者:文戈.分类:历史主角:齐昱林致

            小说说理通透 ,滴水不漏,文笔流畅 ,该小说叫做双生,孽海花,这里提供双生,孽海花齐昱林致小说,提供齐昱林致小说阅读结局非常精彩荡气回肠,《双生,孽海花》是历史的小说,这里为您提供双生,孽海花文戈.小说阅读,作者十全十美,剧情跌宕起伏,结局不俗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是夜,我把今天发生的事告诉了阿圃。阿圃一脸紧张地问有没有伤着我。我摇了摇头,她说:“姐儿,你今日不该上去拦的。”

            “为什么?”我又不理解了。阿圃正色道:“万一伤了你可就不好了。”

            “不会伤着我的,再说了,我们是同窗,哪有见死不救的道理啊。”我总爱乱用成语。

            “我没说让你袖手旁观,我只是说,如果再发生这种事,你让冯羊上去,自己躲得远远的,或是去喊人帮忙,总之,万不可上前了。”

            “好好好。”我嘴里应承着,没往心里去。阿圃也深知我是什么脾性,只说:“我找冯羊去。”

            唉,阿圃总是这样啰哩啰嗦,怕这怕那的,以后我再也不敢同她讲这么多了。可是我不跟她说,又能同谁说呢?父亲每日进宫上朝,母亲也总是很忙,我只能在吃饭的时候,才能同他们讲几句话。

            讲给冯轻吗?她肯定会拍着马屁说着一些我喜欢听的话,有时候也挺没意思的。

            还有谁啊?我想了又想,还有一个林娆,对啊,还有林娆,我好多天都不曾见过她了。

            我还记得以前,我总喜欢跟她讲私塾里的事,她听的可认真了,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有时候,还张大了嘴巴问我:“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信誓旦旦地说,其实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都是我编的,我告诉她,庄学究的家里养了一条青蛇,有一天和一只麻雀打架,最后却被麻雀打败了。我说庄学究家里的鱼,能长生不老,而且还不会死。每一个故事林娆都深信不疑,每当我看到她那双认真的眼神时,我就忍不住想笑,我在想,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啊。

            可我也并不是全都骗她的,比如,我曾说的李择言长的像天仙一样的这件事。

            李择言长的多好看啊,他的皮肤比我都白,两道浓浓的眉毛泛着柔柔的涟漪,眼睛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

            可是林娆竟然说:“天仙什么样子啊?”我都快被她气吐血了,李择言那么好看,她居然不先问我李择言长什么样!

            “李择言是谁啊?”她永远都抓不到重点。

            “李择言就是我小时候遇见的那个妹妹。”

            我和李择言很小就认识了,那时候我们刚搬来上京没几天,我不想读书,背着阿圃跑到了家里刚建的湖那里玩水。

            我一到那里,就见到一个精致的女娃娃在那里打水漂,我看她和我一般大。就好奇地向她跑去,还没到她身边,她就打水漂溅了我一身水。

            我生气极了,我身上穿的可是我最喜欢的鹅黄色的襦裙。

            “你是谁家的妹妹,如此没有规矩。”我对她吼。

            “你才是妹妹,笨蛋。”李择言的男声一出来,我吓了一跳,然后很仔细地打量他,看了很久,我才发现他真的是一个男的。

            李择言受了极大的侮辱似的,很凶地问我:“你是什么人?”

            “哼。”我瞥他一眼,“我叫林致,这里是我家,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呢?”

            “我凭什么告诉你。”李择言一句话就把我噎死了。

            “不告诉我,我也知道你是谁。你是跟着你爹来给我家送礼的。”

            “送什么礼?”李择言诧异地看我。

            “送什么礼你们还不清楚吗?”

            我早听父亲说,家里这几天要来贵客,我不知道什么是贵客,可母亲以前告诉过我,贵客是来给我们送礼,有求父亲的。只是我当时说这话的时候,还不知道李择言的父亲比我父亲的官大多了。幸好他什么也没记住,只知道我喊他的那声“妹妹。”

            后来这话就传到了我们彼此的父母耳里,所有人都笑了起来。李择言更恨我了,所以当他在私塾发现了我时,开心的不得了,因为他每天都能欺负我以报当年之仇了,他也确实这么做了,每天都能把我气的半死。

            “李择言长什么样子啊?”林娆终于问出我想让她说的话。

            但我突然就不想说了,我只是草草向她解释:“反正就是好看。”

            “那我能见他一眼吗?”

            “你怎么见?你又不能去私塾。”我无时无刻不炫耀自己的优越感。

            “也对啊。”林娆很沮丧地耷拉下脸。

            “要是他下次再来我家,我就让你见一眼。”我以前每次提到林府都说是“我”家,而不是“我们”家,我就是想要和林娆区别开来,不过林娆才不在意呢,用我母亲的话说就是,烂泥扶不上墙,当然她这话是用来说我的。

            “那他什么时候来啊?”林娆又问。

            “这我怎么知道,或许明天就来了,或许永远也不来了。”

            此后,林娆每次见我,总爱问:“李择言来了吗?”

            “没呢!”

            “李择言来了没?”

            “还没有。”

            “李择言什么时候来呢?”

            “这我哪知道。”

            后来她再问的时候,我就不回答了。她也识趣,以后也不再问了。现在想想,林娆还和当年一样傻。

            “姐儿,要不你去看看二小姐?。”阿圃不知什么时候回来的,突然对我说,我猛地回过来神儿,难道她能猜透我的心事?

            “她好几天都不曾来找您了,我想着怕是薛小娘的病好不了了,大娘子是不会去看她的,您该去瞧瞧的。”

            “我才不去呢,我凭什么去找她呀。”我暗自里松了一口气。

            阿圃叹了一口气,转身为屋里新添了炭火,把屋子照得又暖又亮。

            我说的没错啊,她都不来找我,我凭什么去找她啊,我又不喜欢她,说不定她也正烦着我呢,再说了,我是嫡女,哪有委身去找庶女的道理。

            我知道阿圃让我去,是让我看望薛小娘的,不是让我去找林娆玩的,可是这两者有什么分别吗?我才不愿意去看薛小娘呢,她才不是什么好人呢!

            “姐儿,这个时辰该睡了。”阿圃给我已铺好了床。

            “知道了。”我极不情愿地上床休息,可是我一点也睡不着,我想听说书人讲《柳毅传》,想看金光万丈的鳌山彩灯,我想极了上元节,就这样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我在梦里还吃到了麦糕,甜甜的,好吃极了……

            在隆冬的日子里,北风凛冽,红色的云块在天空中驰骋,寒流滚滚,正酝酿着一场大雪。

            我是个顶喜欢雪的人,所以每年我都盼望着下雪,下雪了我可以打雪仗,滑雪,即使不玩,赏雪也是极好的呀,你不知道,银装素裹的东京城好看着呢!

            可是林娆却不这么认为,她喜欢夏天,她说夏天凉爽,可以戏水,可以扑流萤,冬天就无趣多了。

            冬天好玩着呢!我心里这样想着,也没有与她争执过,我才不屑和她吵呢,我自己知道就行了。

            “你在看什么?”李择言问我,我收回远眺的目光,缓过神来。

            “什么时候下雪啊?”

            “不知道。”

            “李择言,你喜欢下雪吗?”我难得地跟他温柔的讲话。

            “不喜欢!”

            “为什么?”

            “不为什么,我就是不喜欢。”

            哼,李择言翻脸比翻书还快。

            “我喜欢就行了!”

            “然后呢?”

            “没有然后。”我气极了,可什么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每次我都说不过李择言,庄学究还在前面口沫横飞地讲着“孔孟之道”,我更心烦了。

            回到家里,我偶然见到了林娆,她还是那身衣裳,面容憔悴极了。可是她看见我依旧很开心。

            “姐姐,你回来了?”

            “你这几日都去哪里了?我怎么也瞧不见你。”

            林娆面露难色:“是我小娘……”她支支吾吾的,像做了什么错事一样,其实我能理解她,但是却不能同情她,我可怜她,谁可怜我母亲呢?

            “薛小娘的病怎么样了?”

            “还是老样子。”

            “那我去看看她吧。”刚说完,我自己也吓了一跳,林娆很吃惊地看着我,然后大叫着跳了起来:“好呀好呀。你好多年都没来我们的阖津馆了。”

            是啊,我从懂事起就很少去了,我还记得我上一次去还是我八岁生辰,林娆把我领到了阖津馆,她说要让我尝一下天下最美味的食物。

            我好奇的很,阖津馆怎么会有天下最好吃的美食呢?后来我就知道了,是薛小娘做的长寿面,我是吃惯了山珍海味的人,自是挑剔的很,可是我当时并没有嫌弃它,反而一口不剩地全都吃光了。

            说实话,薛小娘做的长寿面真的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面了,那样美味的味道,母亲可做不出来。林娆没有骗我,它真的是天下最美味的食物,她从来都不曾骗过我。

            “阿娘,你看谁来了?”林娆把薛小娘从床榻上扶了起来,天啊,我见到她的模样大吃一惊,她的脸像宣纸一样白,嘴唇干裂,目光呆滞,半点都没有昔日得意的风采了,她以前是个仙女一样的人。

            她一看到我,突然就哭了,激动地手都颤个不停,然后很努力地给我挤出了一个微笑,弄的我不知所措。

            “你不要哭。”我是个不会安慰人的人,她一哭,我就不知道怎么办了。

            她冲我摆了摆手,我走上前去,顺势伏在床榻边,她一把拉着我的手,她是做惯重活的人,手上的老茧磨地我难受。她喃喃自语,我一个字儿也没有听清。只隐约感觉她在唤谁的名字。

            “小,小小。”

            “小小……”

            小小是谁啊,我心里纳罕着,不解地看着林娆,林娆对我摇摇头:“她又开始说浑话了。”

            小说《双生,孽海花》 第五章 娇容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盛大手游棋牌盛大手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