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更新时间:2019-08-19 10:54:06

            东宫有喜 连载中

            东宫有喜

            来源:赵胤沈穗穗 作者:三月蜜糖分类:历史主角:赵胤沈穗穗

            内容情节曲折,沈博绝丽,非常精彩,名字叫做《东宫有喜》的小说,为您提供赵胤沈穗穗小说,《东宫有喜》是由三月蜜糖的历史,这里为您提供东宫有喜三月蜜糖小说阅读,主要讲述了赵胤沈穗穗之间的爱情故事,滴水不漏,一针见血 ,故事很有深意,实力推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铜镜里的人穿着一身藕粉色襦裙,清新雅致,繁花丝锦织造的领口如同缓缓盛开的芙蓉,衬得那张小脸愈发娇俏。

            三千青丝倾泻而下,晚娘握着那水滑的头发,虽是沉着脸,却还是替她梳了云顶髻,方欲插上几支点翠步摇,却被沈穗穗拦住,甜糯的对着她央求。

            “晚娘,帮我戴那支梅花步摇,到底衣服毁了,索性顺其自然。你莫要生气,气坏身体,穗穗可是心疼。”

            晚娘不由得长叹了口气,将那支梅花步摇簪入发髻,贴到左右看了眼镜中的女子,由衷的赞道。

            “任他们用尽手段,太子妃姿容胜雪,宛若仙子下凡,就算毁了衣裳,太子妃站在人群里,都是出众的。”

            “谁毁了衣裳?”

            外头扬声质问,晚娘连忙起身相迎,赵胤穿着华服,头戴玉冠,英姿俊朗,几步跨到沈穗穗后头,贴着脖颈凑了上去。

            “镜子里的美人,委实好看了些。”

            沈穗穗嫣然一笑,嘴角勾起两个好看的梨涡,她方要起身,却被赵胤按了下去。

            “晚娘,你倒说说,是谁毁了谁的衣裳?”他从脂粉盒里拿出笔,沾了赤红的胭脂,左手捏住沈穗穗的下巴,淡淡笑道。

            “小傻子,别乱动。”

            说话间,有股热气扑面袭来,赵胤眼睛里有星辰,墨色点点,抬着眼盯着她的眉间,右手举起,却见沈穗穗睁着眼睛,一眨不眨,样子有些乖顺了些。

            “你若再不闭上眼睛,我便要亲你了。”

            沈穗穗连忙垂下睫毛,任由他在那描绘花钿。赵胤写得一手好字,描花钿的时候,下笔流畅,落笔坚定。他凑的很近,半弓着身子,居高临下捏着那圆润的下巴,极力克制想要亲她的冲动。

            沈穗穗大气不出,唯恐他突然变态。

            晚娘压着嗓音,委屈抱怨。

            “早起的时候,沈良娣和杜良娣来了趟清秋殿,走后太子妃的衣裳便被撕烂了,这是今日要穿的衣裳,都是上好的衣料所作,奴婢......”

            “晚娘你莫伤心了,我又不是没衣服穿,现下这件便是极好的。”

            沈穗穗刚一开口,赵胤连忙捏紧了她的下巴,出声警告。

            “别动,马上就画完了。”

            赵胤托着她的脸颊,指着镜子里的人笑道,“虽然穿的寡淡了些,我这花钿却为你增色不少。晚娘,回头去尚衣局领新进贡的料子,分给东宫的,全都送到清秋殿。还有,找最好的师傅,给太子妃做上十几套华服,莫要小气。”

            身后那人一边激动的谢恩,一边吩咐宫女去尚衣局,行走间步伐轻快,全然没有晨时的垂头丧气。

            沈穗穗刚要伸手摸额间的花钿,却被赵胤拉住双手,俯身亲在鼻上,如蜻蜓落水一般,转瞬即逝。

            她红着脸,似乎蕴了怒气,“你这骗子,我都闭了眼睛,你还亲我。”

            赵胤不怒反笑,又贴在她耳边啄了一口,好不正经。

            “谁让你长得这样花容月貌,我便是日日想拥你入怀,夜夜想翻云覆雨,小傻子,我都等你这么久了,难道亲一口都不成?”

            胡搅蛮缠,沈穗穗知道,他定是以为自己痴傻,所以才会信口胡说。若他前世好好护她,又怎会让她落得被人溺死的下场。可谓世间男子的嘴,信不得。

            宫内盛宴选在了宁寿苑,位于慈安殿和建福宫中间,本是皇后和太后常去礼佛之地,清幽雅致。

            苑中除去佛堂,另有几处亭台楼榭,各具特色,雕工精细,汉白玉台阶上,布满了金色鱼纹,日里阳光散下,显得灼灼夺目。

            满园的梨花,开的肆意璀璨,闭上眼睛,连呼吸都是馨甜的。

            不少朝中大臣之子也被邀请赴宴,更有诸侯世子,各处高谈阔论。官宦家的小姐,个个用心打扮,闲谈间也在偷偷打量风姿绰约,家世匹配之人。

            每年宫内的上巳节,总会成全几对郎才女貌。

            沈良娣手持彩羽折扇,身穿月白长尾襦裙,裙摆处层层叠叠,镶嵌着墨蓝色的鸟羽。随着走动,鸟羽变幻出纷繁复杂的色彩,如同真实的雀鸟,展翅炫耀。

            她轻开折扇,故作神秘的挡住半张脸,眉眼弯起,忽然觉得腹内一阵绞痛,如同被人扯了肠子,用力缠作一团,又拿大锤砸在上头,痛得直不起身子。

            她微微顿了顿,刚要走,却觉得后臀处稍有不适。

            伴随着扑哧扑哧几声巨响,一股如同臭鸡蛋般难以言喻的味道迅速扩散开来。

            她僵在原地,手中的羽扇遮住鼻子,可那股难闻的味道还是飘了进去,令人恶心至极。腹内依旧咕噜不断,而某处极为隐秘的地方,如同烧着了的炮仗,此起彼伏的发出阵阵闷响,抑扬顿挫间,竟有种隐约的湿意传来。

            两旁跟着的宫女,一边帮她摆弄肩上的两片羽毛,一边暗自抱怨。

            “也不知是哪个偷懒的太监,竟然把夜香倒在宁寿苑,殊不知皇后娘娘今日还要礼佛,少不得一顿训斥责罚。”

            “就是,这味道,太臭了。得亏晨起之时我吃的少,否则,现下决计要呕出来的。”

            两人嗓音极低,边说边笑,虽然扇鼻子的动作很轻,却仍旧被沈良娣看在眼里。

            她闷着火,又努力控制住后臀的动静,稍稍把持不住,便会不受控制的噼里啪啦几声,着实让人懊恼。

            沈良娣直起身子,腹痛的感觉轻松了不少。她收起羽扇,故作淡定的夹紧某处,以防不必要的麻烦。这样的盛宴,她准备了月余,万不能因为突如其来的腹痛,功亏一篑。

            苑中聚集了不少官宦子弟,更有相识的官家小姐,皆是用了心思装扮,大有争相斗艳的气势。

            几个站在树下的男子见她,不由得赞叹,“沈家大小姐果然名门淑仪,纯净高雅,一袭白衣宛若天仙下凡,裙摆处的鸟羽栩栩如生,妙哉妙哉。”

            “放眼望去,唯独沈良娣出尘脱俗,羽扇半遮美人面,愈发让人想要一窥究竟。”

            ......

            沈良娣暗暗得意,方要挪动,忽然觉得后臀有一股热气缓缓喷薄,从亵裤窜涌而出,绵软悠长,她动都不敢动,唯恐发出那恼人的动静,惹来众人围观。

            那两个宫女却是皱紧了眉头,也顾不上仪态,纷纷拿手拍打,捏住鼻子上前,顺道给沈良娣徒手扇开那股子令人作呕的臭气。

            “良娣,回头定要禀明皇后娘娘,看看哪个不长眼的,竟然往宁寿苑倒了如此多的夜香,愈发的懒散放肆了。”

            她扇着手,又从怀里掏出一瓶花粉,洒在沈良娣的衣服上,颇为痛苦的抱怨道。

            “就是这玉兰花香,也盖不住这酸臭的味道,良娣......”

            话音未落,沈良娣猛地回头,伴随着两声清脆的噗噗,一股热乎的气流湿漉漉的滑了下来,她的脸由白转红,从红转青,涨的如同烂了的冬瓜,丑陋阴狠。

            扬手便是两巴掌,蓄了浑身的力气,嘴唇哆嗦,“闭嘴,你这蠢材!”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盛大手游棋牌盛大手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