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更新时间:2019-08-19 10:54:49

            帝王娇 连载中

            帝王娇

            来源:左夺熙傅亭蕉 作者:顾语枝分类:历史主角:左夺熙傅亭蕉

            为您提供帝王娇左夺熙傅亭蕉小说阅读,《帝王娇》是历史的小说,帝王娇小说不易一字,言辞犀利,发人深思,强势推荐,小说文笔极佳,文笔极佳,笔底烟花,非常精彩,左夺熙傅亭蕉为主角的小说叫《帝王娇》,这里提供帝王娇左夺熙傅亭蕉小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过了一会儿,太后果真亲自来了。

            左夺熙让傅亭蕉乖乖待在书房里,自己走了出去,在正厅截住了太后:“熙儿给太后请安。”

            太后道:“请安就免了。蕉蕉呢?哀家来带蕉蕉回去。”

            左夺熙自然不能在太后面前睁眼说瞎话,便诚实回道:“小十的确在我这里,但是,我不能把她交出来。”

            太后微微挑眉:“为何?”

            “她害怕穿耳,不想穿耳。”左夺熙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与太后对峙着,“除非太后答应我不会给她穿耳,否则我不会将她交出来。”

            太后突然声色俱厉:“左夺熙,你当你是谁,也敢跟哀家谈条件?”

            左夺熙在这样的威严中,仍旧咬紧牙关:“反正、反正你要是一定要带她去穿耳,我就绝对不放人。”

            太后因他的幼稚而笑了:“你有什么能力、有什么资格阻挡哀家?”

            左夺熙微微低下了头,双手紧紧握成拳,太后说得没错,他现在其实……其实还没有一丁点儿保护傅亭蕉的能力。

            太后看着他垂下来的发顶,又道:“若是哀家执意要带走她,你又能如何?”

            左夺熙蓦地抬起了头,像只小刺猬一样傲然地盯着太后,胸膛不住地起伏:“我、我绝对不让!”

            太后头一次看到他这般坚定的目光,一时缓和了语气,只问:“你这么坚决地不让哀家带蕉蕉去穿耳,是否是因为……蕉蕉她很不想去穿耳?”

            “没错。”左夺熙也渐渐收敛了一身的敌对之气,“她吓得胆都破了,眼睛都哭肿了。”

            “竟吓成这样?”太后惊讶,方才听阿固回她说郡主吓到跑去钟秀宫躲起来了,她只当闹小孩子脾气了。

            忙道:“哀家看看她去。”

            左夺熙仍挡在她前面:“你不答应我,我就不会带你去见她。”

            太后看着他:“你这是以卵击石。”

            话是这么说,心里却不由得生出几许感动来,看得出,左夺熙是真心对傅亭蕉好,也是真心护着她。

            左夺熙没有挪开分毫,仍然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太后的去路:“为什么一定要给她穿耳呢?”

            太后道:“这是惯例,就如同你过了八岁便要去学堂上学一样。”

            “惯例是用来打破的。”左夺熙道,“我就不信全北漠的女人都穿了耳。”

            太后道:“话虽如此,但……”

            左夺熙抢在她前头道:“她既不想,为何要勉强她?”

            这是他第一次打断了太后的话。

            太后不由道:“你这是溺爱。”

            话一出口,自己倒愣了一瞬。

            她原本以为,溺爱傅亭蕉的人,若她为第二,则北漠没有人能第一,没想到……没想到有一天她竟会指责别人溺爱傅亭蕉。

            “罢了,看来不应允你们也是不行了。”太后无奈地妥协了,“带哀家去见她,哀家再问她最后一次,她若是还不愿意,那便算了。”

            太后已经退让到这一步,左夺熙终于点头,带着太后去了书房。

            房门一开,傅亭蕉见是太后来了,登时捂住了两耳,惊恐地看着她:“姨祖母,蕉蕉不要穿耳!呜呜呜……不要穿……”

            看到疼爱的小心肝吓成这样,太后顿时就心软了,问也不问了,便径直走了过来:“好好好,**就**,咱们蕉蕉**耳。”

            傅亭蕉听了,瞬间便喜笑颜开地抱住她:“姨祖母真好!”

            左夺熙看着傅亭蕉,不由得也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时候,傅亭蕉突然望了过来,害得他的笑还来不及收回就被抓了个正着。

            “蕉蕉也谢谢九哥哥!”

            左夺熙把手放在鼻子边假咳了一声,掩盖了怎么也抑制不住的温柔笑意。

            *****

            小年夜一过,很快便到了除夕之夜。

            左晟在宫里的御花园设了宴,不但宴请了皇族亲戚,还宴请了很多北漠的重臣。

            席间,傅亭蕉像往常宴会一样,又从太后身边离席,跑去找左夺熙。

            这次宴会是围着御花园的琴湖设了一圈坐席,左夺熙坐得比较远,几乎要绕半个琴湖才能到。

            傅亭蕉去找他时从不带丫鬟嬷嬷,总是一个人过去,几个小太监远远地跟在后头看着就行。

            虽然四处都挂着灯笼,但是大晚上的依旧不如白日明亮,傅亭蕉一心想早点去九哥哥身边,因此没注意到旁人,不小心便踩到了人,忙道:“对不起!蕉蕉踩疼你了吗?”

            “没事!一点儿也不疼!我又不怕疼!”

            傅亭蕉扭头一看,原来是个只比自己略高一点的女孩,看着特别英气。

            这女孩见傅亭蕉和自己看上去应是差不多,立刻亲热地挽住了她的胳膊:“你别担心,我真的不疼。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跟我差不多大的人了,我都快无聊死了!”

            傅亭蕉就跟小白兔似的,立刻把左夺熙忘在了脑后,乖顺地跟着她走:“我们可以一起玩啊。”

            “那太好了!我叫武芫,你叫我阿芫就好。”武芫道,“这是我第一次进宫,你呢?”

            傅亭蕉回道:“我叫傅亭蕉,你就叫我蕉蕉好了。我就住在宫里。”

            武芫沉默了一瞬,突然“啊啊啊啊”地叫起来,激动地问:“你是骄阳郡主,镇南王的女儿?!”

            傅亭蕉骄傲地挺起了小胸脯:“是啊,我爹爹就是镇南王。”

            “我可崇拜镇南王了!”武芫激动不已,“但凡北漠的武将,没有几个不崇拜他和我爹的——对了,你知道我爹是谁吗?”

            傅亭蕉诚实地摇头:“不知道。”

            武芫露出一丝失望,转而又精神满满跟她说道:“住在宫里的小郡主不知道我爹也是正常的。我爹叫武庭,是咱们北漠的常胜将军,和镇南王名气一样大呢!镇南王守的是北漠和大昱的边境,我爹守的则是北漠与北方蛮夷的边境。”

            傅亭蕉好崇拜看着她,武芫看着年纪和自己差不多,比自己懂的多多了。

            说话间,武芫已经带着傅亭蕉在自己的坐席上坐下:“我们武家是武将世家,不但我爹是将军,我娘也是女将军呢!还有我祖奶奶、祖爷爷、三个姑姑,都是武将!还有我哥——”

            武芫一把搂住傅亭蕉,将她搂过来些,给她指着远处一个挺拔的背影:“看见那个穿着棕色衣服的人了吗?他就是我哥武铮。我哥今年十四岁了,过完年就要去我爹那里,跟我爹一起为北漠守边境了。我哥以后也一定会成为像我爹那样的大英雄!”

            傅亭蕉被她那种崇拜的语气所感染,看向武铮的背影也带上了十足的崇敬。

            “把我哥叫过来。”武芫放开了傅亭蕉,反手拍了拍身边的小厮。

            傅亭蕉从她怀里出来后,便乖乖坐好,眼睛掠过武芫时突然发现她也没有穿耳,想到前几天的虚惊一场,顿时像找到亲人一样拉住武芫的手:“咦!你也没有穿耳啊?”

            “我才**耳呢!”武芫骄傲地摸着自己的耳垂,“我以后可是也要上战场的,戴耳环多费事儿啊!不要不要!”

            傅亭蕉又对武芫露出了崇拜的目光:“上战场啊……你不怕吗?”

            “嘿!我们武家人从小就学武功,为的就是长大了上战场,怎么会怕呢?”当下,武芫都恨不得站起来给傅亭蕉表演两招,“别看我才五岁,我已经开始学武了!”

            这时候,武铮走了过来:“阿芫,找哥哥干嘛啊?”

            武芫一脸开心:“哥,我给你介绍一下,她叫傅亭蕉,是镇南王的女儿!”

            武铮道:“我还以为镇南王回来了呢。”他崇拜的是镇南王,又不是镇南王的女儿。不过——

            他瞧着傅亭蕉唇红齿白,像个白玉团子似的,也着实可爱,便一把抱起了她:“小郡主,你好轻啊,比我小妹轻多了。我记得你是永安六年春出生的吧,我小妹永安五年秋出生的,比你大了不到半……”

            “放她下来。”

            武铮的话未说完,就听到身后传来冷漠的声音。

            转过头去,便看到了一脸不爽的左夺熙。

            武铮虽与左夺熙不熟,但是也见过他,知道他是九皇子的。

            于是尴尬地把傅亭蕉放下,尴尬地笑了笑。

            他自来熟惯了,而且也经常抱自家小妹,倒忘了这是在宫里,对方也不是小妹而是高高在上的郡主了……

            “九哥哥。”傅亭蕉一见着左夺熙便欢喜,不过这会儿看左夺熙脸色有些不好,她便连说话声都不敢太大声了。

            左夺熙瞥了她一眼,头疼。

            怎么她总是不懂拒绝?

            自家表哥抱就算了,怎么外人也说抱就抱?不行,以后一定要好好教导!

            “跟我回去。”他说。

            傅亭蕉乖乖地走到他身边:“九哥哥你是来特意接蕉蕉的吗?”

            “不是。”左夺熙回得很果决,“我只是正好路过。”

            他真的没有一见傅亭蕉向自己跑来便留神看着,也没有见她跟别的小姑娘走了便一直用余光盯着,更没有见到她被别人抱起就忙走过来打断。

            他只是路过这里,顺手把她带回去。

            “好吧……那我们回去吧。”九哥哥的话还是最最重要的,傅亭蕉跟他走回他的位子,转头朝武芫道,“阿芫,我先过去啦,下次进宫来找我玩啊。”

            武芫笑眯眯地朝她挥手:“好啊,有时间我就进宫给你瞧瞧我们武家人的功夫!”

            傅亭蕉回到左夺熙的位子上,便跟他说起刚刚认识的武家兄妹,特别崇拜地说他们都会武功。

            “我也会。”左夺熙突然道。

            傅亭蕉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嗯?”

            “我说,我也会武功。”左夺熙道,“我也要学武功,我什么都学,他们会的武功我也会,我会的他们却不一定会。”

            所以干嘛崇拜别人啊。

            傅亭蕉惊讶地慢慢睁大了眼睛。

            左夺熙在她的注目下缓缓勾起了唇角:“你不知道那是因为我平时不屑炫耀。”

            上皇家学堂这一年,他觉得学到的东西比以往几年加起来都要多。

            他在很努力很认真地学。

            因为他早就认识到了,他一定要变强、变强、再变强!

            否则,他连保护也只能嘴上说说,而傅亭蕉总有一天会将崇拜的目光转移到真正能保护她的人身上。

            不可以。

            *****

            第二年春天,是傅亭蕉五岁的生辰。左夺熙给她送了一只小雀,傅亭蕉刚收到很喜欢,但是后来见小雀在笼子里没有自由,便和他商量,将小雀放走了。看到傅亭蕉仰着小脸笑看小雀飞向天空的模样,左夺熙觉得即便礼物飞走了,也是很值的了。

            这一年冬,傅亭蕉送给左夺熙十岁生辰的礼物是一把桃木剑。因为她记得左夺熙说过,他也在学武功,但是她怕真的刀剑容易伤到左夺熙,所以她便托武芫给她买来了一把精致的桃木剑,听说还可以辟邪,一举两得。

            左夺熙听了简直失笑,其实他们现在已经开始用真刀剑了,但是他仍然将桃木剑挂在了钟秀宫的正厅里,听她的话用来“辟邪”。

            这一年的光阴像流水一样很快就过了,转眼就到了永安十二年,傅亭蕉已经六岁了。

            左夺熙这次给她的生辰礼物是一套刺绣用品,因为六岁的傅亭蕉已经要开始学女红了。

            他自认为这个礼物送得恰是时候,谁知道傅亭蕉收到礼物之后,看一眼便哇哇大哭起来:“呜呜呜,蕉蕉不要学……”

            后来问了别人才知道,原来傅亭蕉压根不喜欢刺绣,正在撒娇偷懒不肯学呢。

            左夺熙便将送的刺绣用品都扔了,别扭地安慰她不学就不学,不会女红的女人又不会死。

            作为补偿,还陪她玩起了她最近很痴迷的幼稚游戏——捉迷藏。

            这会儿是她藏他找。

            原是数一百下便去找人,但是左夺熙慢悠悠地数了两百多下,确信她已经藏好了,才开始去找。

            清心宫他已熟得不能再熟,闭着眼睛都能翻遍了,所以每次玩都故意让她藏好了,故意慢吞吞地找,故意等她自己藏得不耐烦了爬出来,才一脸“不愿”地认输。

            这次,还没等到她主动出来,他便已经飞快地朝左边回廊后的第一间房间奔去。

            他听见了傅亭蕉在哭。

            等他循着声音闯入这间房的时候,才明白傅亭蕉为何而哭了。

            原来她将自己卡在柜子角落了。

            怎么使劲都出不来,因此哭得一张小脸都通红通红的。

            左夺熙禁不住笑了一声,忙走上前,卯足了劲推开了柜子。

            傅亭蕉傻乎乎地看着压着自己好久的柜子被左夺熙一把推开,眼睛里霎时亮晶晶的,等自己彻底脱离了禁锢,她便一把扑进了左夺熙的怀里:“九哥哥,你好棒!”

            柔软的肉团儿扑进自己怀里,左夺熙顿时僵硬,差点一把推开她,只是拼命忍不住了,而后一根一根地掰开了她的手指。

            傅亭蕉错愕地抬起头,马上想起了缘故,九哥哥不喜欢女子和他太过亲近。

            “九哥哥,对不起。”她立刻松了手,退开一些,乖乖地道歉。

            这么一来,左夺熙反倒一时百味杂陈了,只是立刻站了起来,道:“我还有功课,先回去了,等晚上你的生辰宴再过来。”

            不等傅亭蕉说什么,他转身便走了,像逃跑似的。

            实际上,生辰宴他并没有去,他在反思。

            为什么三年了,他还是不能恢复正常,为什么……

            越想越觉得自己是个不同于普通人的怪物,便连跨出钟秀宫的勇气都没了。

            而那天之后,傅亭蕉也便没来找过他了。

            左夺熙坐立难安,傅亭蕉的情绪向来来得快去得也快,怎么便因为他掰开了她的手指,或者,他没有去她的生辰宴就生这么大的气呢?

            可是,他送她生辰礼物了啊,也陪她玩游戏了,虽然礼物不合心意,游戏中途结束,但是、但是……

            没有但是了。

            这样的日子持续到第十一天,恰逢学堂休息这日,左夺熙一大早便去清心宫找傅亭蕉了。

            没想到,他亲自找上门了,傅亭蕉居然说不见。

            不!见!

            左夺熙原地气炸,开始还觉得是自己的错,这会儿便觉得傅亭蕉实在气性大了。

            正想硬闯进去,太后从外面归来,对他道:“别去,蕉蕉现在最不想见你。”

            左夺熙:“???”

            太后道:“她换牙了。”

            左夺熙:“!!!”

            经过太后解释,左夺熙才知道,原来那天生辰宴,傅亭蕉啃猪蹄的时候便崩掉了一颗门牙,后来连忙请太医来看,原来那颗牙齿原本就有些松动了,只是郡主还未察觉。按年龄看,也是进入换牙期的缘故了。

            因为门牙缺了,傅亭蕉郁闷得谁也不想见,特别是左夺熙。她觉得现在没了一颗门牙的自己,比当年换牙的左夺熙还丑。

            左夺熙则忍不住在心里笑了起来。

            好么,风水轮流转,他还记得他换牙的时候,傅亭蕉一本正经地说“其实也不是很丑,就是有点丑而已”的样子。

            他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太后不让见,他就回了自己的钟秀宫,而后叫小肃子传出话去,说自己吃坏了肚子,现在正躺在床上养病。

            不久,傅亭蕉就巴巴地来了,睁着一双大眼睛担忧地看着他——九哥哥,你没事儿吧?

            左夺熙故意问:“你怎么不说话?”

            傅亭蕉摇头,这时候从外面吹来一阵风,她着急来探望左夺熙,衣服穿得薄,被风一吹,登时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喷出了一颗带血的牙。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盛大手游棋牌盛大手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