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武侠

            更新时间:2019-08-19 10:55:11

            剑出隋山 连载中

            剑出隋山

            来源:崔佑洛离 作者:柯智分类:武侠主角:崔佑洛离

            这里提供剑出隋山崔佑洛离小说,《剑出隋山》是武侠的小说,作者:柯智,《剑出隋山》小说情节不落俗套,结局不俗套,淋漓尽致,值得一看,该小说名字叫做《剑出隋山》,主要讲述了崔佑洛离之间的爱情故事,这里提供崔佑洛离小说章节,.........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公公,失败了。”皇宫的一处简陋的柴房内丑跪伏在地上极为羞愧的说道,语调中带着些颤抖,好似及其的惧怕眼前的这个人。

            这处柴房好似一个破木围栏上盖了一些茅草所搭建起来的仓库,一张被蛀虫腐蚀了只床腿的木板床,一把坐上去就可能会散架的烂椅子。就算是一个长安流离失所的难民也不会生出在此处安家的心思,而这个被丑唤作“公公”的人一住就是六十年。

            那人身着着一件洗到快要发白的粗布宫衣端坐在床榻边上,衣服虽然破旧可却异常的整洁,年近古稀但脸上却不见皱纹,满头白发却依旧显得精光油亮。嘴上带着笑却泛着冷。一辈子干着最粗重的活手指却依旧纤细白皙。

            太监冷眼的看着丑问道:“有什么人护着她?”

            “有!”丑深知此时的问话若是达错了一句那结果可能就是万劫不复,“是个用剑的年轻人。”

            “这天下居然还有人能用剑伤的了你?还是在丑时。”

            太监质问的口气显得非常平淡,宛若一潭平静的池水。但在丑的耳中却如针芒一般的刺耳,这问题该怎么回答?若是承认自己不是那人的对手,不就表明了他丑是个废物,“捕风”里不存在废物,也从没有过任务失败的先例。若不承认那人比自己强,那该如何解释这次任务的失利?他将脑袋贴在了地上丝毫不敢抬头看着高平。

            坐在那张断腿木床上的太监瞥过丑右手,那右手处只剩下了一只空荡荡的衣袖。他微微皱了皱眉,起了身,缓慢的走向了门口对丑说道:“近日来西蜀余孽的活动开始猖獗了起来,想必这群孤魂贱种听到了些什么风声。咱家此时需要顾全主子的安危脱不开身,报时鬼里除了你以外都有要是在身,咱家勉为其难的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可别在辜负了咱家。”

            如获大赦的丑不顾背后的淋漓冷汗,伏在地上诺诺领命后便转身消失在了房间内。

            丑走后,高平那起了一旁的木刷走到了门房外一丝不苟的清理起了那堆积如山的夜壶。

            此时已是深夜,长安一处戒备森严的府邸之中却还有一处厢房内亮着一盏油灯。这处厢房位于府邸的正中心处,一位白发老先生正提笔伏案对着手中的那本棋谱写着批注。书桌边上是一张纵横十九道的棋盘,老先生一边细细的读着棋谱一边随手从黑白旗盒中拿子落棋,过程很慢有时落下一颗子可能需要花上一两个时辰,而老先生从坐下到现在却已经超过了十个时辰。

            老先生边上还站着一位年轻侍者,看着老人打谱近十个时辰却丝毫没有感到疲倦,只是手中端着一些早已经热过了无数遍的饭菜,眼中带着担忧的等着老人。

            终于老先生落下一子后哈哈大笑道:“犬牙交错,局势险峻,这盘棋开局的走势很符合老夫的胃口。”可话没说完却先捂着嘴开始咳嗽起来。

            那先前看着老人下棋的侍者先前之所以没有说过一句话是因为怕打扰了老先生思考问题,跟着眼前的白发老人十几年时间侍者自然也深知老人的性格,棋痴,落子便入局,入局则迷局,迷局就忘世,宛若看着仙人下棋的山中樵夫,痴迷着棋盘中的黑白纵横,等棋局收尾再回过神来,好似人间已过了五十年,手中伐木的斧头也成了锈铁烂柯。所以只要老人一入棋局侍者便不会去打扰。

            见老人从棋局中出来,侍者便急忙将手中的饭菜端到了桌上恭敬的说道:“老师,先吃饭吧,今日就先下到这里。”

            可棋痴却摆了摆手说道:“先不急,等我落了最后一子再吃饭。”

            “可……,先生已经十个时辰没有休息进食了,别说是先生这样的年纪了,就是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壮也不能如此糟蹋身体。”

            老人倔强的摇了摇头说道:“不急不急,这最后一颗子马山就能下完了。”说话间一只信鸽从厢房外窜了进来乖巧的落到了书桌上,这种信鸽叫做乌隐,全身乌黑速度快到能够躲避鹰隼的追击,更为重要的是其翅膀挥动时声响极小,因此极为适合在夜间传递信报。

            老先生解下鸽腿上的一小卷纸条,吹灭了房中的那盏油灯,霎时间房间内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但奇怪的是这张纸条上所写的文字却在黑夜中发着萤萤绿光,老人看完字条上的内容后又重新的点起了油灯将那看上去极为重要的纸条丢在了一旁将注意力又放回了棋盘之中。

            这纸条说来也奇怪,见着灯光之后上面的字却再难看见,并且不一会便自燃殆尽。风一吹那桌子上的灰烬便消失的无影无踪,没有留下污渍也闻不见一丝味道,仿佛世上就从有过这张字条一般。

            探子为了防止夜间的情报被人截获,便用了秘法将纸张动了手脚,并配合上特殊的墨汁来写成纸条用于传递机要。这种纸条只适合在夜间使用,因为只要见了光纸条便会自燃殆尽,纸上的字也得在无光之下才可以看清。因此即便是有心人能杀死乌隐得到纸条,只要他用灯火来做为照明,那么注定看不到情报的内容了。

            老人兴冲冲的将一子落到了棋盘上,望着黑白相加才不过六颗子的棋盘愣愣入神,嘴里疯魔般的叨唠着:“李嗣啊李嗣老夫让你看看这一手棋是否能屠掉你这头盘卧了三十年的大龙。”

            侍者无奈了看了看手中又冷掉的饭菜,摇着头轻轻退出了房间。这是房间内又传来了一阵的咳嗽声,他急忙回头看了一眼房间的窗户,那灯火映照的人影一手捂着嘴喘气另一手颤抖的抚摸着棋盘深思着什么。

            侍者扬起袖子擦了擦脸上挂下的两行清泪,摇摇头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

            小说《剑出隋山》 第9章 西蜀余孽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盛大手游棋牌盛大手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