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

            更新时间:2019-08-19 10:55:14

            天神战皇 连载中

            天神战皇

            来源:芜羌白夜 作者:有匪君子分类:玄幻主角:芜羌白夜

            小说层次清晰,人物真实生动,滴水不漏,带您一起赏读小说《天神战皇》,提供芜羌白夜小说阅读结局非常精彩荡气回肠,芜羌白夜为主角的小说叫《天神战皇》,小说操翰成章,一气呵成,布局较为细致,芜羌白夜为主角的小说叫《天神战皇》,在这里可以看芜羌白夜小说阅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芜羌跌跌撞撞跟着跑了出去,手臂摆动时剧痛难忍,身体内脏受到震动,疼的他脸色发白,冷汗直冒。

            近乎在刀剑上起舞,一步一步,痛彻心扉!

            好不容易拼了半条命找到府外的那片红树林,嗓子一甜,喷出一大口鲜血来。

            慕容劳善倒在地上,身上的伤痕遍布,血水染红了衣服,浸透了身下的土地,那土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红色光泽,看上去触目惊心。

            泽云的父亲蹲着想扶起慕容劳善,可是他受伤太重,伤口还在汩汩的淌血,若是移动,怕血会流逝的速度更快!

            那人都很清楚现在的情况,做什么都是枉然。

            慕容劳善必死无疑了。

            空气里弥散着一股浓郁的血腥气味儿,混杂着树立里常年不散的古怪臭味,闻得人久了不免脑袋发晕,昏昏欲睡。

            “父亲!”

            芜羌扑到在慕容劳善的身前,右手棉花一样使不上力气,软在地上,胸膛贴着浸透着养父鲜血的土地。

            伸出左手,颤抖着要握住什么,可只握住了一团空气。

            一团粘湿的,滑腻又微红的空气。

            “芜羌......”

            极为低微呼唤声从两片粗糙树叶一样的唇瓣里溢出,低的若不是凑近听,根本听不到近乎低吟的语调。

            “父亲,我在这里,孩儿在这里!......”

            慕容劳善的眼皮动了动,极力想睁开宛如千斤重的,灌了铅水的眼皮,最终还是失败了。

            他急切地摸索着什么,芜羌赶忙将自己的左手递了过去,双手紧紧地交握在一起,两人都想用力,却都没有多少力气。

            少年感到握住自己的大手,冰凉,带着一股濒死的气气息!

            向着死亡,并不可怕,只是有事未做完。

            慕容劳善焦急的,沙哑地说道:“笛子,笛子......芜羌,你的笛子!”

            他是如此的迫切想要解释,或者透漏出什么,但是芜羌根本听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笛子,什么笛子,要笛子做什么?

            一切的疑惑都要靠慕容劳善去解答,而他,似乎心有余,而力不足。

            “芜羌,你,咳咳......你当年在雪地里,身边有一根笛子和一封信,那信上写道......写着仅以此为信物......”

            慕容劳善说的快了,不知牵扯到哪一根受伤的血脉,抑或是五脏六腑,咳出黑色的,墨水汁儿一样的浓血出来。

            那血腥臭,显而易见不知包含了多少毒素,全淤积在慕容劳善的体内。

            事关自己的身世,芜羌也不免激动了起来,他的眼睛因为激动而瞪大,迫切地道:“你慢慢说,什么信物,和我身份有关么?”

            “有......有......”

            慕容劳善还想继续说着什么,可是他的身体似乎并不允许,用一连串催命似的急剧的咳嗽打断了他的话语。

            每咳一下,都带出一股子腥臭的黑血。

            芜羌看的胆战心惊,他终于明白了死亡的脚步以极快的速度的逼近,迫向了他们,却深深的感到无力阻止。

            养父的脸上最后一点血色也因为毒素的扩散而极快的褪去,苍白如纸,那树皮一样凹凸不平的大手变成了一块不滑顺的冰块,冰凉彻骨。

            “父亲!”

            芜羌悲鸣一声,倒在他寒冷的身上,那身子或许因为毒素而感到寒冷的哆嗦,传递到他的身上,跟着寒战起来。

            两人与此同时彼此分享着同一个秘密,共同面对死神的镰刀。

            慕容劳善极力仰起头,用尽仅存的一点力气,拼尽全力,嗓子眼咯咯作响,半响,从那僵硬的脖子里挤出了一声满含悲愤的恨声:

            “老三!老三!......”

            他宛如啼血的杜鹃鸟,燃烧生命,向世界控诉着什么。

            芜羌接受到他的控诉,紧跟他的话语,呆愣的重复着:“三叔?是因为三叔么?”

            慕容劳善无法在回答他了,深深的,深深的望了一眼心爱的养子,带着满腹复杂的,还未解开的秘密,合上了眼睛。

            他的身体早已是强弩之末,原想趁着最后一丝力气,前去寻找真相,但是很不幸,败在了真相的门前,受尽算计而死。

            泽云和他的父亲站在一旁,面上具有震惊和疑惑,但更多的还是因为慕容劳善的离世而惋惜,痛心,眼底滚落下滚烫的泪珠。

            芜羌一动不动,僵伏在那里,一声不吭,宛如同去了一般。

            等泽云和其父感觉到不对劲,扶起他的时候,他们惊讶的发现,这个十四岁少年的身上已经随着他养父的死去,也死掉了一部分。

            芜羌的脸上无悲无喜,又或者因为过度的伤心而感觉不到了别的情绪,哀莫大于心死,行尸走肉的木偶!

            “芜羌,你别这样,说句话啊。”泽云担心他想不开,哀求地摇晃着他,似乎要将他从麻木无动的世界里摇晃出来一样。

            芜羌呆愣着,眼珠子迟缓地转向了他,又转向了地上已经咽下最后一口气的养父,不敢置信,也不愿意相信现实。

            喃喃低语着什么,可惜声音太小,泽云没听清楚。

            芜羌怔怔的,出神,继而眼前一黑,喷出一大口黑血来。

            慕容劳善已经死了,生者所需,死者依然需求。

            后事由泽云的父母代为操办,慕容劳善有个结义兄弟,排行第三,正是芜羌口里的三叔,居然连面都没有露。

            他们去慕容劳擎的院子好几次,每一次都是无功而返,院门紧闭,有人说他在里面,故意不想出来的。

            但也有人说院子里根本没有人,半个月前慕容劳擎就外出了,一直没有回来,至于到底去了何方,谁也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

            出了头七,芜羌和泽云的离府命令终于发下。

            限明日午时之前,离开慕容府,前往不夜岛灵石矿场!

            当日芜羌重伤,败在慕容胜之的手下,后面的比赛没有办法再参加,并不会有第二次机会,他的下场是和泽云一样的。

            泽云的父母想尽办法,却也毫无办法,府里的决定,不是小小的一个外宗弟子可以改变的。

            可怜泽云的运气实在不好,居然碰到了两个完全不是对手的对手!

            小说《天神战皇》 第七章 笛子,笛子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盛大手游棋牌盛大手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