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更新时间:2019-05-21 21:17:36

            天价小娇妻 已完结

            天价小娇妻

            来源:凌云欧阳云海 作者:碧海云天分类:言情主角:凌云欧阳云海

            该小说叫做天价小娇妻,这里为您提供天价小娇妻碧海云天小说阅读,小说《天价小娇妻》讲述凌云欧阳云海之间的故事,小说酣畅淋漓 ,开合有度,璧坐玑驰,非常精彩,小说剧情出人意料,思路开阔,文笔新颖,强烈推荐,作者:碧海云天,《天价小娇妻》是言情的小说,.........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章住院(二)

            ‘他怎么了?他做了什么坏事?‘欧阳毅问。欧阳云朵说:‘他逼迫凌云姐答应做他一年的情人。‘

            ‘呵,这个小子,这又不是商业,不是生意啊。若喜欢就正常去追,不喜欢就不用去帮嘛,让人家自己想办法去。‘欧阳毅也叹气说。欧阳云朵也无奈地说;‘是啊。爷爷,等会儿我给你做好吃的。‘正在这时,他们家门铃又响了。欧阳云朵去开门,看见是程莹,赶紧把她请进来,关上门说;‘大橙子,你怎么也来了,不是说给凌云姐送补品吗?‘程莹叹气说;‘二哥在家,凌云姐不让我告诉二哥的。‘欧阳云朵说;‘你是要借我家厨房用吗?‘

            程莹平静地说;‘是呀,你家厨房多嘛!‘

            ‘好吧,用就用吧!‘欧阳云朵叹气说。

            她们把自己做好的美味装进饭盒里之后,和欧阳毅打了一声招呼,就向医院走去。当她们到了病房之后,欧阳云朵就对凌云说;‘凌云姐,快尝尝如何。‘凌云笑着说;‘嗯,真的很不错呢。‘

            ‘对了,欧阳,把这些都匀出来一般给我弟嘛。这么多好吃的,我怎么能独享呢?再说了,这样多我也吃不完的呀,‘凌云笑着说。

            ‘好吧,那就分吧。哎,你们姐弟俩的感情可真好啊!‘欧阳云朵羡慕地说。

            当她们走了以后,凌天却怎么也睡不着。他越想越不是滋味,心里也更加难受。凌云看出了他的心思,只好开口说;‘天儿,你是不是觉的心里过意不去?‘凌天支支吾吾地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可是,凌云还是明白他心中的想法,只是说;‘天儿,你不会明白姐姐心里是怎么想的。你不知道,其实在普通心理学中有一个这样的原理,柯尔伯格把人的心理过程分为前习俗,习俗和后习俗水平。在后习俗水平中又可以分为两类社会契约理论和法律约束两种理论,而这两种理论中有一种认为人的命运是最重要的……‘可是这时,凌天却打断了她;‘可是,姐,你的生命难道不重要吗?姐,你是我们家的支柱。‘

            ‘天儿,你快别这样说,好吗?你也是的,等你考上军校以后,成为有才的人,也会是家庭的支柱,而且贵比姐姐重要得多。你要相信自己,相信姐姐做的这一切的决定都没有白费。天儿,我们和爸相依为命,我不希望你们出事,你明白吗?‘凌云转过头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说。

            ‘姐,你真是太好了,不只是对我,就是对你身边的朋友也是没得说的,从她们对你的表现也是能看得出来的。‘凌天笑着说。凌云说;‘天儿,这很正常的我们堂堂正正待人待事,别人也会这样对你的,这是人生的处世之道。‘凌云认真地说。

            ‘可是,姐,你的幸福难道不重要吗?你现在这样选择,以后还有什么幸福可言?‘凌天认真地说。

            凌云无奈地说;‘也许会有幸福的,那也说不定的,对吧?即便他们俩都喜欢我,那也是一时的新鲜感。其实,当这个交易结束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以前我们都是学过的,塞翁失马,焉知祸福的,对吧?即使一开始是祸,你也不知道下一步会是什么样子。就这样吧,不管怎样,日子还是要一天天过下去的,不然哪里还会有希望可言?天儿,你要相信自己的能力,不过不要有压力,姐不希望你痛苦,你明白吗?你若现在桐庐,以后的任务你又能否撑得起那一片天地?姐虽然没有看过你想去的地方是什么样的,但是姐也参加过军训。军训都如此痛苦,更不要说那里了。你知道的,姐是学临床医学专业的,知道人生的幸福与价值在哪里,更知道人生的幸福是什么。人生中最大的快乐的事情并不只是遇到了人生中的那个对的人,二是在自己还年轻的时候能够实现自己的理想。人生中最幸福的事情也并不是功成名就,而是平安幸福快乐就可以了。这,才是人生的真谛。无论周围的生存环境有多么艰难,我们都要努力活下去,知道吗?姐以后也许不能够陪你走更远的人生路了,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明白吗?‘

            ‘姐,你今天怎么了?为何如此反常?‘凌天担忧地看着自己的姐姐说。在凌天的心里,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只有父亲和姐姐。即便失去了母亲,即便父亲没有正式的工作,可是父亲和姐姐依旧努力挣钱,让自己过着快乐的童年,少年。姐姐对于自己来说,就像自己的母亲一样,照顾着家里两个男人的生活起居。相对于姐姐而言,他们是幸福的。如今,还让姐姐为自己付出到如此地步。他决定了自己要一生守护姐姐,不能让姐姐做傻事。

            ‘天儿,我可能要离开家一年。有位大哥资助了我们,姐姐答应了他,去他们家里打工一年。所以,这一年,姐姐不能再照顾家里了。‘凌云伤感地说。

            ‘姐,可以不去吗?你也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凌天说。

            ‘天儿,姐知道。可是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天儿,你别拦我,拦也拦不住的,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们答应了别人的事情,再苦再难都要努力去做的。如果做不到的话,又何必去答应,可是这件事情是我必须要答应的。再说了,那位大哥哥常年驻军,不在家里住的,所以你不用担心我的问题。如果时间久了,也许就会有真正的感情了呢,这也都是说不定的啊,对吧。‘如果真的是那样,也挺好吧。凌云叹息说。

            ‘好什么好?姐,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们俩其中的一个了?‘凌天突然严肃认真地看着自己的姐姐。凌云见他如此这副表情,只能说;‘天儿,你为何有如此这般大的反应?难道你不了解姐姐的心思吗?难道你一点都不知道姐姐对爱情的看法和理解吗?姐不信!‘

            凌天叹气说;‘是呀,我理解,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姐认为的爱情是纯粹的爱,是两个人真心相待,是同甘共苦,没有利用,没有其他,有偶尔的浪漫,也有平淡的生活。可是,姐,如果不是我,他怎么会撞到你,又怎么会知道欧阳姐姐的身份呢?没有交集,也没有交易,即使我们过的再苦,也是快乐的日子。可是,姐,你也是知道的,交易结束的日子,就是你要离开的日子。所以你要保证自己不要动心。一旦动心,你知道后果的,我们大家都是知道后果的。到那个时候,你真的是不会再有幸福可言。‘凌云认真地看着左边的弟弟,惨淡地笑说;‘姐知道,姐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是,心又如何能控制得住?在欧阳大哥那里是快乐的,在程二哥那里是安全的,安逸的,我又如何能放开他们的手?即便这件事情过去,也许产生的那种感情也不会被遗忘的。即便我不知道结局,或者说我不愿意接受结局吧。‘

            ‘姐,你太固执了。不过,姐,以后受委屈了可不要自己扛,一定要回家来,无论什么时候家里都是最温暖的港湾。‘凌天认真地说。凌云笑着说;‘姐知道!你啊,就喜欢用武力解决一切,你忘了兵书的精髓了吗?‘

            ‘没有!姐,我记得你说过的,兵书的精髓不在于谋略的种类的多少,不在于其他,只在于用最少的代价取得最大的胜利。姐,你说得对,这不仅是古人的追求,也是现代战争对军人的要求姐,你放心好了,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记得初中时你给我讲兵书的模样。那时候的姐姐既纯洁又知性,也会男人所需求的知识,就像一个下凡的仙子。‘凌云叹气说;‘傻弟弟,我不是神仙,我是你姐呀。谁让当初的小屁孩喜欢呢?我也没有办法,不喜欢也得硬着头皮去看,不然怎么给小屁孩讲呢?‘凌天说;‘姐,原来是这样呀。‘可是此时的她却在心里说,姐姐真好。

            ‘天儿,答应姐姐,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你都要尽量活着回来,不要太急于求成,不要逞强。就算你是伤残,也要活着回来。只有活着,才会有希望。天儿,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姐都不会放弃生命。你是我弟,你也要勇敢地面对困难。你从小到大都喜欢看军旅电视剧和文学作品的,你应当知道的,其中有句话就是不抛弃不放弃。所以,无论你遇到多么艰难的事情,都不要放弃。‘凌云看着他的眼睛说。她那双清澈的大眼睛中,仿佛蕴藏着幽深的感情。

            凌天看着这个样子的姐姐,即便他知道姐姐是假装坚强,可是也没有想过姐姐居然会是这样感情丰富的人。也对啊,姐姐是个巨蟹女,这种表现才能算是正常的。如果不这样的话,姐姐就不能算是温柔了。他疑惑地看着自己的姐姐说;‘姐,既然你希望我的生活是如此平淡的,你的希望是我能够安好,那你为什么还会同意我去那里?你也是知道的,去了那里就会是凶多吉少的。‘

            ‘你猜!‘凌云调皮地眨着美丽的大眼睛说。

            凌天看着自己姐姐这副可爱的模样,心里一阵酸楚。他也强颜欢笑说;‘姐,我怎么可能猜的到?‘凌云却说;‘天儿,真坏!你是故意的。人生最大的快乐是可以实现自己的理想,从军报国是一项伟大的事业。再说了,你也是喜欢的。只要是弟弟喜欢的,姐姐都会支持你。姐姐要求的不多,只要你活着回来就可以,哪怕姐姐照顾你一辈子,姐姐都是愿意的。‘

            ‘姐姐,你真好,可是我不能拖累你,也不想拖累你你是美好的天使,你应该过那种幸福快乐的日子,而不是那种劳累痛苦的日子。你已经为了这个家庭,为了我付出了很多,我怎么可能忍心看着你后半生再为我的事情而劳碌,而不能过上好日子,那么我的良心也是不安的。‘凌天伤感地说。

            ‘天儿,你给我听好了,我不允许你这样说.在姐姐心里你是最优秀的。程二哥和欧阳大哥都是优秀的人,他们所在的部队的人都是过着在刀尖上舔血的生活,他们能够活下来同事也能够完成那些艰苦的任务,并不只是因为他们有良好的身体素质,有过硬的军事素养,有着无限的智慧和经验,还有着坚硬的心理素质。除此之外,你知道还有什么因素能够让他们活下来吗?‘

            ‘姐,你快说嘛,急死我了。我也没有经验,我怎么可能知道?你快说嘛!‘凌天着急地看着自己的姐姐说。

            凌云看到他这副样子,板起了脸也不说话。凌天看到自己姐姐这副模样,小心翼翼地说;‘姐,你怎么了?是不是我刚才说错什么话了啊?你别不说话啊,姐。‘凌云叹口气说;‘天儿,我教了你这样久,你怎么还是记不住呢?你说,兵者最忌讳的到底是什么?‘凌天说;‘姐,兵者最忌讳的当然是急躁冒进。‘凌云有点生气地说;‘你说的好听,那你刚才的表现如何?一点都不稳重,哪有一点为将者的风范?如果任务的时候,你这个性子保准会让你损失惨重的。‘凌天也知道自己错了,只好吐了吐舌头说;‘姐,你是我姐嘛,又不是外人。姐,快说嘛!‘

            ‘好了,好了,你小子,可真是磨人。我告诉你啊,除了那些必备的素养之外,心里还要有一种必胜的信念和心底深处的牵挂。‘凌云无奈地说。

            ‘‘姐,你确定?你确定不是敷衍我?你说过的,人物的时候不可以分心,你现在怎么又说这种话呢?‘凌天不明白地看着自己的姐姐说。凌云认真地说;‘是啊,天儿,我没有骗你,也没有敷衍你。在任务中,决策的时候我们不可以分心,但是当你门协同作战的时候,你考虑的就是你的队友,而当你们受伤的时候,为什么可以坚持下来?因为心中有牵挂,有那个在乎的人。不管那个人是你的亲人,还是你的爱人,都在提醒着你要努力活下去。这,便是好多在刀尖上舔血的人能够活下来的原因。‘

            ‘姐,你放心好了,我会努力活下去的。不管用什么方式,为了姐,我不可以死。‘凌天小声地说。

            这时候,在一旁的凌峰开口了;‘云儿,天儿,是爸爸做得不够好,爸爸几乎没有问过你们的理想。‘景甜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凌云却开口说;‘爸,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即使我们失去了母亲,即使你的压力很重,你也没有被砸到,这已经很好了。爸爸,你也曾经是军人,天儿的选择也是完成了你的夙愿。再说了,生在兵家长大当兵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你就让他去吧。‘凌峰无奈地苦笑了一下说;‘云儿,你如此紧张干什么?爸又没说不让他去呀,对吧。再说了,这是你费尽心思为他争取来的机会,如果我不同意的话,你的努力就要白费了吧。我的女儿吃了那样多苦,如果不值得,就是没有意义的事情。‘

            ‘爸,你说什么呢?你说过的,不在他面前说这件事情的。‘凌云痛苦地看着自己的父亲说。

            ‘姐,你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凌天一只手拉住凌云的一只手认真地问。

            ‘没有,我没有!天儿,不要问了好吗?‘凌云痛苦地说。

            ‘姐姐,我们是亲人,你要对我说实话,不要骗我。姐,我知道你是对我好,可是每次大事都是我最后一个才知道。姐,我想为你分担一点痛苦,难道这样也不可以吗?说爸,好吗?我们共同面对就好。‘凌天认真地说。凌云失神地看着自己这个宝贝了很多年的弟弟,还在做最后的挣扎;‘天儿,你真的想知道真相吗?即便真相特别残忍,你也愿意听吗?‘

            ‘是的!姐姐,无论多么痛苦,无论多么残忍,我们都要勇敢地去面对。只有这样,才能化解痛苦!‘凌天坚定地说。

            ‘好吧,那我告诉你,希望你不要恨我,不要嫌弃我。‘凌云叹息地说。

            ‘不会的!姐,你放一百二十个心吧。我只想知道真想,不会有那种想法的,有的只是心疼。说吧!‘凌天轻声说。

            ‘天儿,你知道吗?姐前一阵子住院,是因为车祸。‘凌云刚说完,凌天就说;‘我知道。‘凌云说;‘我知道你是知道的,但是你肯定不知道细节。那是在你高考备战最后的日子里,你的班主任告诉我你得了白血病。我得知你的病情,刚走出校门,就被好友欧阳的大哥撞了。当时我觉得没有什么大事也不是很疼,也许是因为容貌,也许是因为我的特别,他知道了我的忧愁之事,刘提出了这样的要求。不仅如此,他还提出你可以休学一年修养。不过,填志愿还是要填的,也不是走后门,所以你要去,明白吗?

            ‘姐,他有结婚吗?如果有的话,那你就是破坏人家的家庭。‘凌天说。凌云哂笑道;‘没有把,至少他是军人,有些事情还是要有底线的,对吧?‘几分钟后,凌云无奈地说;‘天儿,你好像跑偏了,你不怨姐吗?

            ‘不怨不恨,我恨我自己为何要有这种病,为何让姐吃这些苦。我知道,姐的本心是不愿意做出这样的决定的。‘凌天伤感地看着凌云说。

            ‘那又如何?命运都是天注定的。我又能如何?再说了,他常年呆在军营里,很少回家的。‘凌云说。

            ‘可是,姐,即使你们没有实质上的接触,可是万一让别人知道了,名声也不是很好听,让人传出去的话,你一生幸福都会被毁掉的。这样,还会有哪个单位会录用你啊?‘凌天认真地说。

            ‘放心吧!这件事情目前只有六个人知道,这六个人也都不会说的。‘凌云认真地说。凌天好奇地问;‘都有谁知道?‘凌云叹口气说;‘我们三个,加上欧阳,程莹,欧阳大哥。‘凌天只说;‘好吧,‘凌云只是叹了一口气。

            ‘姐,到底是怎么了?‘凌天认真地问。

            ‘没事!天儿,你不要有心理压力,知道吗?你是姐的希望,也是我们凌家的希望,记住了不要做傻事。‘凌云认真说。

            ‘姐,我知道的。我会努力的,不会辜负你的希望的。你告诉我,你到底是喜欢欧阳大哥多一些,还是喜欢程二哥多一些?虽然他们倆都是特别优秀,但是他们倆的气质是截然不同的,你说实话吧。‘凌天说。‘天儿,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些事情。坦白地说,他们俩中间我更喜欢程二哥那样的。程二哥平时温柔,有时固执,霸道,能够坚持自己的原则,但是现在我不能答应程二哥。也许,他们俩都将不是我最后的归宿。‘凌云认真地说。

            ‘那也不一定!姐,也许你会因此而得到终身的幸福。不会有流言蜚语,也不会有痛苦曲折。‘凌天笑着说。

            ‘你开玩笑呢吧?要不,难不成你是月老?看到三生石上的名字不成?‘凌云故意开玩笑说。

            ‘老姐,停,你快饶了我吧,我怎么可能会知道啊?你向来都是最知道我的。‘凌天赶紧说。

            ‘好啦,瞧你胆子还是这样小,以后你出去执行任务,看你怎么办,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你至于吗?切!‘凌云认真地说。

            ‘姐,你还是老样子,还是这样爱捉弄我!‘凌天叹气说,

            ‘好啦,你们俩别闹了,都很晚了。等这瓶水挂完,我去叫护士,你们就安心歇会儿吧。‘凌峰认真地说,于是,他们俩就都不说话了,只是安静地看着彼此。他们那双黝黑明亮的大眼睛中都映出了彼此的模样,仿佛要把彼此刻在自己的心上。

            凌云看着这诡异的景象,率先开口道;‘天儿,别这样,我会回来照顾你的,别多想了。即便那是我的选择,我也是一个人格独立的人,我也不是男人的附庸。放心好了,倒是你,真的很让人不放心。‘凌天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姐,你真美,我是怕失去你。‘凌云笑着说;‘傻弟弟,光说我,你也很英俊呀。你呀,不止是英俊,也很弱——‘凌云又压低声音说;‘天儿,现代社会可是也会有同的,你可是去男人窝里,一定要小心点。‘凌天懊恼地说;‘姐,你在说什么呢?你居然说这种话,真是典型的腐女!‘

            ‘呵呵呵,开玩笑而已,别生气嘛!经常生气的话,容易老!‘凌云还不知死活地又加了这样一句。

            ‘姐,不带你这样的。我不理你了,我先睡了。‘凌天说。随即,他说完之后,就闭上了眼睛,开始打算装睡。凌云看到他这副样子,也不再说什么,只是安静地闭上了眼。她在想着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这些事情仿佛都像一场梦一样,也许等到梦醒的那一刻,这些都该结束的,不存在的。也许曾经以为是痛苦的相处,以后会觉得那是一种幸福吧。就这样吧,也许很多人在生命中只有可能是过客吧。既然无法平等地相爱,那就相忘于江湖吧。凌云想着想着,最后还是睡了过去。没有办法,谁让她这几个月过的太累了,那是心里累。不久,凌峰喊来护士拔掉了针头,他替自己的一双儿女盖好被子,也在一旁的陪护床上躺下来。他看着病床上的一双儿女,心里有欣慰,也会有心疼。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盛大手游棋牌盛大手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