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职场

            更新时间:2019-04-14 02:01:48

            诱妻入怀:前夫,手下留情 已完结

            诱妻入怀:前夫,手下留情

            来源:楚洛寒龙枭 作者:汤圆儿分类:职场主角:楚洛寒龙枭

            主角分别是楚洛寒龙枭并为您倾心打造不一样的阅读体验,楚洛寒龙枭小说名称是《诱妻入怀:前夫,手下留情》,《诱妻入怀:前夫,手下留情》是由汤圆儿的职场,该小说叫做诱妻入怀:前夫,手下留情,小说描写新颖,维妙维肖,思路开阔,值得一看,主角是楚洛寒龙枭的小说叫做《诱妻入怀:前夫,手下留情》,.........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两人刚刚踏入龙家老宅的大院,一道白色的高大身影便从房内奔跑了过来,三两步就停在了两人跟前。

            “大哥!你终于来了!”

            楚洛寒水眸霍地瞪大了,这……一身白色燕尾服,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的翩翩少年,居然是白天问路的小混混!

            龙泽和龙枭的长相并不算多相似,气质更是完全不同,龙枭浑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进的高冷,龙泽却是自来熟的热情爽朗,给人的感觉很亲切。

            有了白天的小插曲,楚洛寒和龙泽两人都心照不宣的会意一笑。

            “大嫂好!早就听说大嫂是个大美女,今天终于见到了,不过呢,大嫂比传说中的还要漂亮,大哥好福气呀!“

            楚洛寒笑了笑,还没说话,龙枭板着脸道,“你在国外不好好学习,打听的都是什么消息。”

            龙泽挠挠头,打马虎眼,“学习固然重要,大哥的婚姻大事我也要关心关心嘛。”

            龙枭淡看他一眼,然后将司机刚才递过来的一个手提袋交给他,“你大嫂送你的见面礼。”

            见面礼?她什么时候……

            楚洛寒仰头看着男人的侧脸,试图从他的脸上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但他所有的表情变化好像都只针对龙泽一个人,完全没把她放在心上。

            又是怕她丢人现眼吧,连礼物都替她备好了。

            “谢谢大嫂!大嫂选的礼物,我一定喜欢!”

            楚洛寒落落大方的笑了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喜欢就好。”

            龙枭的表情微微一凛。

            “爸和母亲在里面等着呢,大哥大嫂,咱们进去吧!”

            龙枭不发一言,迈开步子就往里面走,龙泽的眼睛不经意的飘向了楚洛寒,想到了什么,然后又摇头自我否定。

            “让我们进来,你愣着干什么?”踏上台阶时,龙枭冷肃的对身后原地不动的龙泽道。

            “来了来了,这不是在欣赏夜色嘛!”龙泽紧赶两步追了上去。

            楚洛寒心里犯嘀咕,兄弟两人五年没见面了,常规来说,不应该先寒暄一下,说一些“长高了、变帅了”之类的话吗?

            额,想想,这话要真从龙枭嘴里出来,那得多恐怖。

            三个人前后进门,在玄关换拖鞋的时候,楚洛寒要解开高跟鞋的水晶扣,手里的包包有点碍事,正要放到鞋柜上,两只手同时伸了过来。

            龙枭和龙泽的手一起悬在半空中,龙泽耸耸肩将手撤了回去,龙枭接过她的包包,换了拖鞋便走去了里面。

            楚洛寒怔忪了,龙枭刚才的动作,是要在弟弟面前演一出夫妻恩爱的戏码吧?

            呵,真是为难他了。

            龙泽压低声音笑道,“大嫂,大哥对你很体贴啊。”

            楚洛寒不置可否,“嗯,挺好。”

            龙泽又补了一句,“大嫂,你别看我大哥一副冷漠霸气的样子,他温柔的时候可是个标准的暖男。”

            楚洛寒余光瞥见龙枭高大的背影,扁嘴冷笑,在他枭爷的字典里有温柔俩字儿吗?别闹了。

            悬空的复古水晶大吊灯将偌大的客厅照的灯火通亮,古红色实木长沙发空着,龙庭正拿着剪刀在修剪古董架上的一株兰花。

            “爸。”

            “爸。”

            夫妻两人齐声问候,龙庭头都没抬,继续摆弄兰花的细长叶子,“回来了,去客厅坐着吧。”

            “是。”

            “是……”

            静谧的客厅,有种让人窒息的味道。

            龙泽从龙庭手里夺走了剪刀,长臂一挡半是撒娇半认真的笑道,“爸,我好不容易才回来一趟,您只看花儿不看我,我很心碎啊。”

            龙庭深邃的眸子扫了扫儿子的脸,“长大了,不学点好,倒是学会撒娇讨好了。”

            “嘿嘿,谁让您是我爸呢,我不跟您撒娇跟谁撒娇,来来来,爸,咱们一起坐。”

            龙泽的一系列动作吓得楚洛寒心肝儿乱颤,我去,龙泽这小子胆子够大的,居然敢在龙庭面前卖萌?

            怪的是,龙庭居然没发脾气?

            记忆中,龙庭从来不苟言笑,整天绷着脸,表情简直可以复制粘贴。

            对龙泽,突然就变了一个人。

            “都回来了,让厨房准备上菜。”

            温婉大气的中年女人的声音从二楼传下来,穿着一身朱红色及膝绣花旗袍的袁淑芬扶着楼梯从二楼下来,年过五十的袁淑芬精心保养的脸看不到一丝皱纹,盈亮的长发挽成发髻,斜插着一支没有任何装饰的头钗,她扶着楼梯的手上戴着两颗蓝宝石戒指,体态微丰,脚步缓慢优雅。

            三个人忙起身,龙枭上前一步,“妈。”

            后面的人还没来得及叫人,袁淑芬已经拉过了儿子的手,放在手里拍了拍,心疼的看着他的脸颊,“哎呀,怎么瘦了?这才几天没回来,瘦成这个样子,让你们在家里住着,偏偏不听,住外面谁照顾你?看看这脸色……”

            楚洛寒心里冷笑,婆婆这间接的指责,手段真高。

            “我很好,你不用担心。我是成年人,知道怎么打理生活。”龙枭的语气有些不耐。

            龙泽故意凑近了看龙枭,“大哥脸色红润有光泽,状态还可以啊,我看大嫂把大哥照顾的很不错。”

            袁淑芬没直接搭话,而是将视线移到了楚洛寒身上,“你在医院怎么样我不管,但是回到家,丈夫就是你的全部,有功夫在医院照顾那些老弱病残,不如安安分分的留在家里照顾自己的男人。”

            龙枭凝眉,“今天是小泽第一天回国,妈别放错了重点。”

            这,是他在替她说话吗?

            楚洛寒抿着唇,在婆婆面前,她原本就没什么立场,现在龙枭因为生病瘦了,第一个要承担责任的当然是她。

            “妈,最近龙枭工作太辛苦了,每天在公司加班加点,下班回家都深夜了,他回来的太晚,饭菜重新热了又影响口感,所以营养才落下了,以后我等他回家再做饭,这样比较新鲜。”

            楚洛寒瞎掰扯了一通,一面赞扬了龙枭事业上的尽心竭力,一面掩饰了两人分居的事实,最主要的是,她得在婆婆面前扳回一局。

            她这么一说,袁淑芬果然挑不出毛病了,只是冷着脸嗯了一声。

            龙枭的唇不经意的扯了扯,女人,你撒谎的本事不小。

            龙泽不住赞叹,“大哥真是幸福!娶了大嫂这么好的老婆!”

            饭菜已经上了桌,几个人按位置落座,等众人坐好了袁淑芬突然捡起刚才的话茬,似是无心又针对性的冷呵。

            “你说你大嫂是好老婆?要真是好老婆,这都结婚三年了,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呵,我倒是想问,这是哪门子的好!”

            楚洛寒捏起的筷子沉的夹不住菜,只得放下。

            龙泽笑眯眯的夹了一块西蓝花放在袁淑芬的碟子里,“母亲这就不懂了吧,现在国外很多夫妻结婚好多年都不要孩子的,大哥和大嫂结婚才三年,您不让人家享受二人世界吗?”

            袁淑芬斜睨龙泽,“小泽,你从你大哥那里拿了什么好处,还是被迷了心窍?哼,是不想生还是根本生不出来,这可是两说!”

            龙枭低醇的声音慢悠悠响起,“小泽,你喜欢吃带鱼,这是东海带鱼,比国外的鱼肉鲜嫩,多吃点。”

            “谢谢大哥,大嫂,您也吃啊。”

            楚洛寒脸上的皮肤紧的笑不出来,努力挤了挤眼睛,“好。”

            袁淑芬冷嘲热讽,“这一桌子菜,可没有一道能助孕的,要真有心,做医生的还不懂这些?本质问题没有解决,吃的再多有什么用?”

            楚洛寒忍不住咬牙,每次来,袁淑芬从没给过她一个好脸色,今天当着小叔子的面,更是变本加厉了。

            龙庭清冷浑厚的呵道,“好了,吃饭。”

            关淑芬哪里肯,眉眼突然一转,笑道,“枭儿,你和莫家的小姐还有联系吗?叫如菲的那个。”

            楚洛寒后背明显绷直了,她一脸警觉的看向了龙枭,莫如菲,这个禁忌一样的名字,被袁淑芬说的如此顺其自然。

            龙枭边吃边道,“有联系,她最近要代言公司一款产品。”

            袁淑芬将上半身欠了欠,满脸都是笑容,“如菲现在还是单身吧?如菲这孩子乖巧懂事,我很喜欢,哎,要是当初……”她瞟了瞟楚洛寒,“也不会搞成现在这样了!”

            楚洛寒死死咬紧牙关,她有种撂筷子走人的冲动!

            龙泽将楚洛寒的一举一动看的真真切切,短短几分钟的接触,他已经了解了自己大嫂在龙家的地位,不由心里冷笑,龙家,呵!

            “母亲,歌词唱得好,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大哥娶了大嫂,大嫂就是最好的,要真是那个叫什么菲的来,可不定是什么样儿了。”

            袁淑芬狠狠白了龙泽一眼,“你在国外学习,就学了这些乱七八糟的歪理?我不知道有恃无恐,我只知道,有些人本来就不该出现!”

            一针见血的直白,连以前的掩饰都脱掉了,关淑芬对楚洛寒的厌恶昭然若揭。

            餐桌上一时沉寂,楚洛寒悄悄看龙枭,本以为他会说什么的,可是没有,他的沉默如一只手将她推进了深渊,那么重那么狠。

            袁淑芬继续冷笑,“还有,最近楚家的生意做的又不顺了吧?哼,是不是又打算张口要钱了?”

            楚洛寒的拳头在桌子下面攥紧,青葱手指骨节泛白,痛,从心底到指尖,密密匝匝严丝合缝。

            龙泽也不敢再搭腔了。

            龙枭放下筷子,?“餐桌上不谈公事,还有,楚家的生意如何与龙家无关,更与你无关。”

            龙庭抬眸,锋利的眼神看着龙枭,“这么说,楚家出事,你不打算援助?”

            龙枭抹了抹嘴角,准备离席,“对。”

            楚洛寒的心,彻底坠入万丈冰窟!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盛大手游棋牌盛大手游棋牌